深网 | 马斯克的下一个“狂想“ 也许是个馊主意

腾讯《深网》 纪振宇 5月24日发自硅谷

“硅谷钢铁侠”每一刻都在高速运转的脑袋里又冒出新主意了。

23日,伊隆 马斯克在其个人Twitter上连发多条推文,痛批目前媒体环境恶劣,为了获得点击率和广告,发布了大量不实报道,并表示自己要创办一个网站,用以对新闻机构和记者的报道内容的真实性进行评分。

这个主意并不是马斯克的突发奇想,今年以来,由他担任首席执行官的电动车厂商特斯拉,遭遇到负面新闻的狂轰滥炸,媒体对特斯拉的质疑集中在Model 3的产能以及自动驾驶技术的可靠性上。对于这些报道,马斯克的态度从始至终都是予以坚决否认并痛批媒体在刻意抹黑特斯拉,双方的紧张关系愈演愈烈。而此时,马斯克祭出了这一“审核媒体报道内容真实性”的“杀手锏”,似乎更像是一种“由守转攻”的报复性手段。

但是马斯克的这一想法,从可操作层面来看,似乎难以真正实现,对于新闻内容的真实性和媒体机构的信用度,如何去量化?另外他提出让公众对新闻内容的真实性进行评价,但Facebook的前车之鉴已经表明,这样的做法,只会让事情向另一个极端发展。

此外,由马斯克本人所控制的公司实体来运作这一类事情,本身就站不住脚,如何保证结果的公正客观,避免利益偏向和被操纵,是他首先需要向外界回答的问题。

尽管马斯克有着将疯狂想法付诸实际的良好记录,但这一新想法更像是一次针对媒体的“泄愤”和报复行动,并非是真正出于想建立一个更为良好的媒体生态环境,从这个意义上来看,要比他发射火箭,挖掘地底高速隧道要逊色地多。

马斯克的下一个“狂想“:让公众给媒体真实性“打分”

对于被誉为“硅谷钢铁侠“的伊隆 马斯克来说,最不缺的或许就是他时不时冒出的大胆而不乏新意的想法,这些想法大可向太空发射火箭,在地底挖据高速隧道,小可做聚会上的火焰喷射器以及糖果生意。过去的经验证明,他也并不是一个只停留在想法上的人,他所提出的想法,最终都能够得以落地。

因而在本周当这位“硅谷钢铁侠“又公开提出了一个新的想法时,人们无法不对其进行严肃看待。

23日,马斯克在其个人Twitter上连发多条推文,称自己“将创建一个网站,在这里公众可以对任何新闻文章的核心真实性进行评价,并且追踪任何一名记者、编辑及发行机构的信用分数“,他甚至还为这一网站起好了名字”Pravda“,是俄语”真理“的意思。

在提出这一新的想法之前,马斯克先用几条推文阐述了自己对于目前媒体行业现状的不满,他说,“大的媒体机构将谎言用层层糖衣包裹起来,这正是公众不再尊重媒体的原因。“

他还表示,特朗普成功当选美国总统,正是由于没有人再相信媒体,随后,他指出问题的根源在于,记者处在获得最多点击量和最多广告收入的持续压力下,由于特斯拉不做广告,而大的传统燃料车制造商花费巨额投入在广告费上,因而特斯拉负面新闻不断。

马斯克所提出的这个新主意,可以看作是最近一段时间以来其对媒体不满情绪的一次集中爆发,今年以来,特斯拉负面新闻不断,围绕特斯拉新款廉价电动车型Model 3的产能问题、自动驾驶故障导致致命车祸等问题,特斯拉不断遭到来自媒体的质疑,关于特斯拉资金链断裂即将破产的传闻不绝于耳。

对于这些负面报道,马斯克在百忙之中也抽出时间来进行回击,但反而令特斯拉与媒体之间的关系更为恶化。23日马斯克发布的一系列推文,是马斯克对媒体的一次“由守转攻“的全面反击:与其被动回应媒体的质疑,不如主动采取措施,治一治媒体。

事实上,马斯克早在推特上发布这一消息之前,已经将这一想法付诸实践。马斯克的代理人在去年10月份就已经注册了一家名为PRAVDA的公司,注册地位于加州柏林更,

(PRAVDA公司的注册文件,日期为去年10月19日)

媒体可信度难以量化

在发布消息后,马斯克的这条推文迅速获得了广泛关注,马斯克在Twitter上有超过2000万粉丝,凭借着他的个人影响力,推文在发布一天后,已经获得了近20万个赞和超过4万次转发。

为了征集大家的意见,他还在Twitter上搞了一次投票,截止到投票结束1小时前,共有88%的人对“创建一个媒体信用度评级网站”表示赞同。

在对这条推文的回复评论中,大多数人对他的这一主意表示了赞同和支持,但仍有数量不少的回复提出了质疑。

例如一名用户名为“neverlucky“的用户评论称,“事实现在已经成为了主观的产物,客观是一个谜,你只是在一层虚假的包装上再套上一层。”

另一名为Troy的用户称“事实可以被描述为真或假,观点是主观的。”

还有人则对马斯克最终要如何实施这一想法进行了讨论,名为“Signe Dean”的用户说,“Facebook上的用户使用‘这是垃圾信息’的按钮来标注他们不同意的文章,我们需要对在线媒体的事实审验更好的办法,而不是对文章的个人好恶的评价。”

她表示,Facebook的标注方式通常被滥用并充满了个人的偏见,“公众并不具备‘评价核心事实’的能力”。

用户Contente ConTV评论称,“要从纯粹的事实和有选择性的事实中定义‘事实’是极为困难的,你必须去除任何修饰性内容,展示硬币的正反两面,最终文章就会像机器人那样的精确。”

用户Mo Fei Chen认为,“你不能让暴民的投票来决定‘真实’,那不是真正的‘真实’。”

无疑,从这些评论来看,对马斯克的这个新项目的质疑主要集中在:如何定义事实、评价系统如何建立以及是否能够让公众来成为评价新闻内容真实性的主体。

Facebook的例子证明,向用户开放简单的评价系统,不但不能起到鉴别内容真实性的目的,反而会让事情滑向另一个极端。正如上述用户所提到的,Facebook让用户任意标注“这是一条垃圾信息”,结果是用户只是根据自己个人的喜好任意标注,并不基于信息本身的真实性与否。

马斯克在推文中称,要将审核内容真实性的权力交到公众手中,从一开始可能就不是一个合理可在操作层面推进的选项,除非在最理想情况下,他能够设计出一套机制,让用户基于信息本身的真实性进行评价,而非任何其他因素。

但这又回到问题的原点:如何定义真实?正如上述一名用户所提出的,真实分为纯粹意义上的真实和有选择性的真实,如果按照马斯克推文中的给新闻机构引入信用分数系统,那么如何量化这些“真实”,给这些真实“打分”,又是一个难题。

另外,马斯克想建立的这一新闻信任度网站的另一个瑕疵在于:这样的一个特殊目的的组织,是否能以公司这一形式的实体而存在?

弗吉尼亚大学媒介研究教授Siva Vaidhyanathan认为,马斯克提出的这一想法如果由一个独立的机构来执行,或许可行。

“这并不是一个离奇的主意,”这位教授说,“关键问题是为何马斯克能够掌管这些并且如果他来掌管,那么这一组织的可信度能有多少?”

换句话说,如果马斯克要真正建立这样一个组织,如何保证结果的公正客观,不带有任何利益偏向,是需要首先回答的问题。

回到事情本身,马斯克所提出的审核媒体内容真实性的主意,在当前境况下,更像是他对媒体的一次“泄愤”和集中报复行动,带有太多主观意愿和个人情感,而非是从建立一个更为良好的媒体生态环境出发,从这个意义上来看,马斯克的这个新主意,和发射火箭以及挖掘地下隧道相比,要逊色得多。

收藏
推荐阅读
二手车行业未来会否消失?几位从业者是这样...
分析师称陆奇离职后,百度AI转型进程将变
一线|向海龙否认与陆奇不和传闻:在医疗广...
马斯克自曝龙飞船重大细节,预计今年8月首...
和阿里合作打造生态,意法半导体的IoT布
晚报:滴滴首承认空姐被杀:平台存漏洞;百...

融资报道


如果您的公司有最新的融资新闻希望得到报道,请与我们联系

申请融资报道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