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16z 创始人 Marc Andreessen 摊上事了,是私下发给扎克伯格的信息惹的祸

a16z 创始人 Marc Andreessen 摊上事了,是私下发给扎克伯格的信息惹的祸

扎克伯格曾去年高调表示,他将出售他的大部分股份,设立一个专门用于慈善事业的基金。但是作为公司创始人,他还制定了一个协议,即使他减少了自己的股份所有权或者某天离开公司,他仍然保留对 Facebook 的投票控制权。

今年早些时候,Facebook 董事会因此事遭遇了一场诉讼,因为投资者认为,当扎克伯格被允许出售大部分的股份却仍然保持在 Facebook 的投票权时,他不能充分代表投资者的利益了。彭博社发现,在法律文件中,同为董事会成员的著名投资人 Marc Andreessen 提交的文件内容暗示着他在私下支持扎克伯格。

讨论会期间,在 Andreessen 给扎克伯格发送的私人消息中,出现了“这个论证起不到作用”和“现在我们进展很顺利”等对话,这让投资者觉得他是在给 CEO 出谋划策。

扎克伯格出售股票的行为可能会削弱股东的投票权,董事会去年委任了一个特别委员会,就投资者担心的问题展开探讨。Andreessen 也是委员会成员,被指责违背了他的信用责任。诉讼文件称,“特别委员没有实行少数服从多数的谈判规则,这种行为对于董事自我交易是不公平的”。然而他们担心依据股权来行使表决控制权 “不仅会削弱高管对公司的问责制,同时还会对公司的股价造成影响。

此外,证券管理机关申报档案中的一个条款的内容是“不论他是否在政府任职,扎克伯格的离职或辞职均不构成自愿辞职“,这引起了人们的猜测:他是否正在考虑竞选公职?

庭审将经历较长的时间,更多来自美国特拉华州衡平法院 ( Delaware Chancery Court )文件将逐渐被公开解读。

Facebook 的发言人告诉表示,该公司“相信特别委员会进行了一场深入而公平的谈判,一切均以 Facebook 及其股东的利益为重。”而 Andreessen 的发言人对未决诉讼拒绝置评。

本次诉讼的结果可能对上市公司董事会的角色产生重大影响,同时成为高管们在出售股票时是否要被迫放弃投票权的参考案例。

推荐阅读
美媒:小米、OPPO等何以能在亚洲市场击...
孙宏斌的2017:588亿驰援乐视万达后...
摩拜单车将按用户信用等级收费,信用差骑半...
亚马逊电子阅读器的退败与生机
2017年的移动医疗APP市场,苹果IO...
美国芝加哥拟建真空管道超级高铁 启动可行...
加速会的KOL观察团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