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说

我好像看到了假的数据分析?


作为一个小头目,经常会读到来自各种团队的数据分析报告,看似基于理性和事实,然而有可能是有意或无意的诡辩。搞得我经常像傻白甜的美少女面对追求的少男一样,面对这些严谨的数据分析也不得不多长几个心眼。 1. […]

一个基层员工眼中的智能农行与百度AI

作为远离决策机构的基层小职员,我也是从新闻里看到农行和百度签订战略合作协议共建智能银行。

尽管这十几年来,互联网巨头与银行之间没少签合作协议,可是最近屡屡成为新闻热点又给人不一样的感觉。在2013年余额宝诞生之后,整个银行业已经被互联网改变了很多,媒体一度认为银行是行将灭绝的恐龙,巨头们自己下水搞了民营银行之后才又发现,金融这行的门槛可不像卖点理财产品那样简单。

 

战略合作本身其实看不出什么,意向性的协议搞出几百上千亿也不困难,重要的是合作双方到底拿出多少资源以及要做什么事情。与之前工行、建行签约互联网公司相比,这次的农行和百度还是各自拿出不少诚意。农行董事长周慕冰和百度创始人李彦宏都参加了签约仪式,没点真金白银的资源投入也不会得到一把手的背书。

 

忘掉智能银行、AI FinTech之类的大词,先看看此次农行和百度合作两个关键点:

 

农行这边的关键点,是与百度共建了“金融科技联合实验室”,两边的业务负责人还现场演示了百度技术在农行掌银上的应用。像人脸识别、大数据风控、金融云之类的技术已经有股份制银行在使用,不全是自己研发的技术,都要依靠引入外部合作。有这么一个联合实验室,说明农行确实在引入人工智能技术到自己的产品上,而不是把自己绑在别人的平台战车上。

 

百度这边的关键点,是在这个场合宣布了百度金融三步走的战略:夯实金融业务、搭建金融平台、输出金融科技。在挖来人工智能专家陆奇担任总裁之后,百度选择的未来目标不再是互联网公司,而是人工智能公司。人工智能到底能在金融领域有什么用,实际上现在还没有明确的结论。究竟能不能在农行的合作项目里做出符合“人工智能公司”定位的业绩,这种压力比签个合作协议更管用。

 

农行与百度合作的同时,工行选择了京东,建行选择了阿里。坦率地说,农行和百度在其中都不能算最强者。农行一向稳健,虽然近几年也在互联网金融领域有众多试水之作,可毕竟没像工行建行那样全力投入融e购和善融商务。百度这两年的转型日子也不好过,搜索广告惹的麻烦越来越多,市值也被腾讯和阿里越拉越大。

 

即便如此,农行与百度的合作仍然仍然是一个非常好的选择。对于工农中建这样资产以万亿为单位的大银行,实在没法想象把自己绑到别人的平台上,微信和支付宝再大再稳妥也不行。从互联网公司依靠自己的技术实力“去IOE”开始,银行的技术实力就处于相对落后的位置——鲜有哪个行业能像银行这样有自己独立的数据中心和庞大的研发队伍,可现有模式做出来的产品又偏偏赶不上快速迭代的互联网。

工农中建的未来必须建立在提升自己技术实力的基础上,“去IOE”之后可以引入技术更先进的“新IOE”辅助,但绝不可能成为寄生在别人平台上的附属产品。

 

银行虽然规模不小,但是面对集中度更高的互联网公司,合作未必能真心拿出技术和资源,一不小心就搞成客户流量争夺战,最后说不定还会打着信息安全的旗号互相攻击。百度虽然已经成为搜索的代名词,但是用户账户体系的牢固程度远低于腾讯微信和阿里淘宝,靠搜索结果卖广告的模式也走到了尽头。

腾讯和阿里分别做了自己的微众银行和网商银行,不知道百度是不想还是不愿,反正亲自下场做的不是银行,而是西安百度金融资产交易平台和贵州金融大脑。从最自私的角度讲,我相信百度现在的市场定位可以允许他真的输出人工智能技术给银行,换成腾讯、阿里和京东,恐怕输出的是微信平台、淘宝支付宝平台和京东金融平台。

 

农行的日子也不算好过。除了股改上市后如影随形的业绩压力,更大的麻烦是客户们出现在银行网点的次数越来越少。这不全是缘于互联网的颠覆,也来自整个银行业十几年来力推的ATM、网银、掌银等电子渠道。从电子渠道替代率看,国内银行依靠人工办理的业务量几年前就跌到10%以下,银行也在不断改变自己服务客户的形态。

 

从银行网点的变化最能看出新的趋势,直接提供面对面服务的柜员在不断减少,网点也在压缩规模和转型。工农中建的网点总数超过6万个,员工总数超过160万人,其中农行在2016年一年就瘦身了1800个网点,还对1.2万个网点进行了标准转型。当互联网巨头们纷纷打着“O2O”的旗号回归线下的时候,难道银行却把与客户距离最近的网点都主动扔掉蜗居线上吗?

 

曾经有很多新技术号称要颠覆或拯救银行,例如“去IOE”、云计算、大数据,但是他们都成为被银行科技体系吸收的技术之一,并没有产生颠覆全局的影响。不信你看现在的银行业,分布式计算已经应用在很多系统里,金融云和大数据分析也都有应用。百度定义了自己的七大金融科技能力,分别是智能获客、身份识别、大数据风控、智能投顾、金融云、智能客服、区块链,可以看到其中也包括了这些技术。

 

与曾经的“去IOE”、云计算、大数据相比,我也不确定百度现在强调的人工智能是不是新的起点,只能说看好现在百度两个人在做的工作,相信他们带来的技术或模式可以为农行带来简单技术之上的改变。

 

第一位是人工智能大牛陆奇。当陆奇在微软工作的时候,我就看过他的故事,没想到他会离开硅谷回国。我曾经认为人工智能不过是IBM“深蓝”那样固定算法的产物,经过阿尔法狗的围棋大战才发现,这个新技术似乎可以通过人类已知的算法得出人类还不知道结论。银行日常经营和工作里有太多可以提高效率的地方,这些需要讲制度、讲风控甚至讲政治的工作,很难像互联网公司那样用统一的技术平台去解决,需要能够代替人力的某种更“聪明”的技术。

要知道,大量银行员工的劳动耗费在不能产生效益的岗位或工作上,如果能把银行员工从繁琐的重复劳动力解放出来,哪怕只提供一个类似智能助理的辅助系统,也可以提升银行经营的效率。想想余额宝,国内银行做了快10年货币基金,却有那么多客户是通过余额宝才第一次知道这个现金管理工具,这样的信息不对称简直是银行业的耻辱。当互联网渠道的财富管理兴起之后,同样卡在了复杂产品的客户教育上,银行可以提供的产品和服务还有很多,需要更强大的产品去线上和线下争夺客户。

 

另一位是从光大银行跳槽到百度金融的张旭阳,这是设计了国内银行业首款理财产品的金融大牛。在我读研究生的时候曾被要求写利率市场化的论文,当时的银行理财市场刚刚起步并且争议很大,靠分析光大银行和张旭阳凑了不少字数。有张旭阳在,没道理认为百度不懂金融市场,我在一个互联网渠道销售的理财产品说明书里,也已经看到了挂着百度名号的资产。百度虽然没有像腾讯和阿里那样自己下场做民营银行,但百度金融的三步走里包括类似银行“大资管”的自营业务。

作为银行当然不希望被互联网公司抢走客户,所以在直接面对客户的合作上其实空间有限。涉及金融资产的合作则完全不一样,虽然还不清楚监管政策会有怎样的限制,但是理财产品背后的金融市场合作空间要大得多,也不会绕过银行直接联系客户,让银行可以放心地去做“大资管”,不用担心把自己的客户送进别人的平台生态。在互联网吞噬一切的气势之下,这样从模式上划清界限对合作非常重要。

 

总而言之,百度的人工智能至少可以为农行提供互联网标准的新技术。比如已经有股份制银行把人脸识别应用到业务流程中去,未来类似的新技术农行也不会落后太多,智能客服、智能投顾、区块链等技术也可以直接达到互联网公司的先进水平,这样的智能银行起码可以保证农行位于银行业平均水平之上。

可如果只做到这些简单的技术输出,那百度就依然是一家互联网公司,算不上人工智能公司。在百度全面转向人工智能的过程中,应当会有超出现有技术的某种“智能”,能够让百度区别于同样在做云和大数据的阿里和腾讯。我也不确定这种“智能”到底是什么,只知道现在的银行经营管理体系有大量依靠人力的工作可以找到效率更高的途径,希望农行和百度都不要满足于那些基于简单技术的智能银行,找到能让自己真正发生蜕变的那种“智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