睡了太多粉丝后,这个YouTube网红被封号了

仅仅一次见面,April Fletcher就被彻底吸引了。

事情发生在2011年的E3会议上,当时,她并不十分了解TouTube。Fletcher回忆道,她在会议上见到了一位名叫Toby Turner的YouTube网红,这个人喜欢傻笑,与生俱来一种吸引人的特质,虽然他的行为举止并不招人喜欢。

他们互留了手机号码,视频聊天,互相发信息。她最后竟然搬到了洛杉矶。看起来这一切都是正常的,直到有一天,她发现Turner欺骗了她,Turner会经常吼她,并且不想让她跟其他YouTube视频的创作者成为朋友,还沾染上了毒品,同时也让她接触毒品,甚至强奸她。

几个月前,在Fletcher眼中Turner是那么的完美,而现在她再也受不了了。Fletcher离开了加州的波特牧场,随后的12个小时里,她待在洛杉矶的公寓哭泣并把这件事写了出来。

4月8日,她在Tumblr上发了一条帖子:“关于Turner的真相。”

对公众来说,Turner是一个网红。对Fletcher来说,他是她的前男友 和涉嫌施虐者。

“YouTube的权力结构出了问题,在这里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名人,但是在视频创作者和观众之间并没有一条明确的界限。现在这条线应该出现了,因为会有女粉丝愿意为那些创作者做任何事,同时这也会让许多家伙做出任何事。”

在网红和粉丝之间的这种动态关系,在“团队互联网”社区上早已司空见惯。在过去的几年里,网上已经披露出数十起网红跟粉丝之间出现不适当关系的事情。

这已经成为团队互联网的开放性创伤:由网络产生的亲密互动关系就是网络最黑暗的危险。

顶级有影响力网红可以轻松地定期更新或直播他们的一举一动。粉丝们也一样,可以在许多非正式的场合与这些网红见面。他们崇拜YouTube明星,因为他们觉得这些网红很(很多真的是)善良和真诚。

但是,没有任何限制就会使得团队互联网容易遭受破环。网络社区中的大部分内容都应该是令人振奋的、积极的,却突然间被污染了,里面充满了骚扰和争议。

对TeamInternet社区成员的骚扰和不当行为指控可以追溯到2012年。从那时起,Tumblr已经成为一个为受害者表达他们的担忧和悲惨经历的平台。

这里发表过的帖子涉及到的人员颇广,包括从像Turner这样的流行大牌(他有大约15万订阅用户),到像Alex Carpenter这样知名度较低的网红。他们中的大多数人都没有遭到刑事起诉,当在互联网上永远都会存有他们的所作所为。

“很多人会抓住这个机会来利用网络,”洛杉矶警察局侦探Ninette Toosbuy告诉Mashable。 “有了网络,你就可以背负骂名或抱有盛名。”

Hank Green,已经在YouTube上成名了,Hank和他的哥哥John Green也注意到了这一网络现象。

“一些网红会和网友保持不正当的关系,要么是因为他们就是坏蛋,要么就是因为他们没有意识到网络上的权力不平衡,这是对这个行业巨大的警钟,”在一次电子邮件的采访中,Hank Green告诉Mashable。“滥用这种娱乐资源是自古以来就有的事情。想在这条道路上越走越远就必须认识到对网红和粉丝的教育是必不可少的第一步,这种权力不平衡是的确存在的,如果做出改变的话,网红与观众的关系会恶化的非常快。”

明星效应

有一段时间,Vidcon产生这种不正当关系的平台。在安保工作加强前,在Anaheim会议中心旁边的希尔顿酒店就是这些网红和粉丝见面的好地方。

在电梯、楼梯,甚至酒吧里,这些粉丝耐心地等待着他们心中的明星。没有人能够帮助他们了解真相;相反,他们还知道自己最喜欢的名人的房间号码,以及如何能够悄然无声地到达那里。

在好莱坞则是另一番景象,一线明星仍会同粉丝保持安全距离。通过保镖,公关和专业团队的协力合作,来帮助明星提升知名度和良好地塑造自己的形象。

“在过去想要成为一名所谓的'追星族',你真的需要不择手段,你需要紧跟住你喜欢的乐队或名人,”Toosbuy说。“而现在,随着Twitter这类的东西的普及,这些明星很容易接触到12、13岁的孩子。如果你是坏蛋,而且今天就像得到一位年轻女孩的话,那么这对你而言绝对是完美的契机。“

在某些情况下,机构和公关公司不需要太注重客户的行为。一个人在业内人士表示,他们曾问过一位网红,你从粉丝那收到的最好的礼物是什么。

年轻的网红明星简单地说:“口交”。

现在,是时候为欺骗付出代价了

Alex Day知道他搞砸了。

2014年,包括Day前女友在内的14人声称,这位YouTube明星行为出轨,有的说曾被他性侵犯过。而这一犯罪行为是大多数受害者说出的网红明星最主要的恶行。

“我是一个善于操纵人的人,我认为我的确给其他人施加过压力,但我当然真的没有想这么多,考虑的这么远,”Day在YouTube上走红,他在电话采访中告诉Mashable。

这位27岁,住在伦敦的小伙子表示,他不知道当他面临第一次指控的时候,他会如何反应。他写了一个叫做“on mistakes”的博客,随后他又写了一篇“on mistakes 2”来作为他对这些事的回应,他放弃了道歉并停用了账户。

“我对我之前的所作所为感到后悔和遗憾,我完全没有意识到我的行为给别人这样一种感受,”他说。“我不想与不相干的人进行性接触。这并不好玩。我之前确实有这种麻烦的想法,但我希望这一切从来都没有发生过。“

Mashable曾试图联系过多个被指控性侵犯的网红,但是只有Day给了她回复。

Day说当时他正处在职业生涯的黄金期,他不明白为什么粉丝会把他当成偶像,他也不清楚作为一名网红明星所需要担当的责任。

“我真的不认为自己有名气,”他说。“在我看来,我只是坐在我的房间,然后制作人们喜欢的视频。此外,我在卧室里做视频其实就是在从事我之前所学的东西。我不认为我有魅力。但是,网友们却不这么认为,他们在想怎么可能我没有意识到我当时所处的地位以及我所拥有的权力。”

Day失去了网上所有的朋友。现在他必须时刻警惕着。例如,最近一个女孩(20岁)给他发邮件,说她看了他的录像,问Day是否愿意见面。

“我真的很难为情,”他说。“对我来说,她只是一位跟我见面的人,但我真的很担心往事重演。”

过了好久,Day说他才能够面对之前所发生的一切。最终,他又开始制作视频了。过去,在他人气最旺的时候,他认为愚蠢的视频都有200万的观看次数。现在,如果走运的话,视频的观看次数会超过2万次。

失去订阅用户、关注量和朋友,这其实是网红最常见的生涯路线。大多数网红由于控诉而结束了他们的职业生涯。一些像Day一样的网红会致歉,但他们的声誉仍然受损。而一些(像Turner这种),即使毫发无损,他们的粉丝也会对他报以警惕。

YouTube上的音乐家Ed “Eddplant” Blann,他曾是Day的乐队中的一员。他坦言自己与粉丝的关系也曾处在过十分紧张的状态。十个月后,他上传了一首有关错误和遗憾的歌曲。

现在,音乐家们有时仍然会在YouTube上上传视频,然后推送给他仅有的352位订阅者 - 但他不可能回到过去了。距离上一次上传视频已经过去了7个月。

尽管大部分行为不端的网红都受到了指控,但这种现象仍屡禁不止。

目前唯一已知被判刑的网红是Michael Lombardo(Mashable获得了法庭文件 - 如下图)。

1

这位音乐家在YouTube上的第一个账户已经被封了,第二个账户也仅有2000多个订阅者,在2014年的时候,因为向一位大学生粉丝索要色情照片而被指控并面临5年的监狱生活。

黑客骚扰

尽管现在对网红的骚扰现象愈发地严重,那么问题是:谁应该来负责监控和防止这种现象的持续发生?

网红明星应该有责任给自己圈定边界吗?还是说粉丝们应该收敛一下他们的热情?还是网络平台公司需要更好地对粉丝和网红展开教育:如何创建一个更安全的网络文化?

Uplift:是一个线上反对性暴力的虚拟社区 – 这是一家成立于2014年的非营利性公司。该组织的宗旨是通过教育和宣传,来对抗网络性虐待。

“在网上出现这类指控风波后,我们就成立了这个组织,现在已经成立好几年了,”Katie Twyman,Uplift的合作创始人和联合执行总裁表示。“这就像是旁观者效应的放大版本:网上许多受害者都想提出类似的指控,但他们不知道从何入手,也不知道如何去指控这类罪行。这时候我们就可以挺身而出。”

近两年,Uplift都在视频产业会议上拥有一个坐席,他们的口号是“将会让你更加明智地面对社会正义。”

“这是一种结构性问题,短期的解决措施并不能够真正的解决问题,”Grace Miller,Uplift的合作创始人和运营总监说。“我想这种拥有动态关系的虚拟社区的独特之处在于,我们都会目睹一些视频创作者逐渐走红 – 然后他们的社会地位就会极大地提升,而他们对于粉丝而言也就变得遥不可及。”

在视频产业会议上,Uplift会发放一些有关“数字虐待”的宣传手册,手册中会提及“警惕父母与子女之间的不良关系”之类的提示。他们还会请求与会者签署一份“安全社区的承诺”,并会收集他们在产业会议上所获得安全调查的结果。

他们同时也宣扬了“黑客骚扰”的宣言,这一宣言是由另一个想在建设一个更安全,更智能,更具包容性的网络空间的团队所提出的。

“绿色兄弟”声称他们获得了诸如Uplift这样的非营利组织的支持和援助,过去他们甚至还帮助组建了一个反对虐待和殴打特别小组。

他们投资并制作了一系列讨论网络虐待和性关系的视频。他们还尝试封杀这类的网红 – 像Sam Pepper,因为Pepper拍摄过他捏女性屁股的恶作剧视频。

“我们还需要创造者知道,网上发布视频不是音乐产业,”Hank Green告诉Mashable。“你不能录下你殴打你女朋友的视频,然后用这个视频去参加来年的音乐录像大赛。一旦有人越过了底线,这些组织里的人就会竭尽全力的帮助受害者维护权利。”

YouTube上有关于反对仇恨言论和骚扰评论的指南。该平台给了人们很多种方式去举报和管理网站上的不当评论。不过,这并不能监控到网络创作者和粉丝之间的互动情况。一般情况,YouTube也不会封号,因为这违背了平台的民主根基。

有些人觉得受害事件的发生就是父母的责任。

“你要提醒你的孩子,”Toosbuy说。“很多父母都光顾着自己玩‘阅后即焚’和社交软件去了。”父母应该记住教育孩子才是你的工作。

网上这类的视频平台太多了,从成名已久的YouTube到新晋热门music.ly。在今年的视频产业会议上,起亚家长休息室就举办了一次名叫“社会101”研讨会,在会议上家长可以更好地了解他们的孩子每天在干什么。

许多在休息室的家长都表示,他们也意识到了这种网红和粉丝关系的危险性。

“有次我抽查她的电话,”Susan Paragas是一个13岁女孩的妈妈,告诉Mashable。“我检查是因为我永远她会跟谁见面......但当我问她的时候,她就会很坦荡地回答。我问她,‘你在跟谁说话?’基本上她打电话的对象就是学校的朋友和亲戚......我总是试着教她什么是正确的,什么是错误的,尤其是涉及到互联网的时候。”

今年,Paragas住在加利福尼亚的波莫纳,她觉得她的女儿已经足够成熟了,所以她女儿可以只和她的朋友一起逛视频产业会议。但女儿只能跟熟悉的朋友一起出去,并且每隔一个小时就需要给她发条短信报平安。

当有些家长得知他们对孩子的严厉可能会导致类似网络暴力事件发生的时候,他们都感到非常震惊。

“我觉得自己太不注意了,”来自洛杉矶的Marcia Haresh告诉Mashable。

这位有一个14岁女儿的母亲说,即使她监视着Instagram,丈夫监测Snapchat和她表妹监控Twitter,网络文化的开放性仍然令人感到担忧。

“她[我的女儿]是那么天真,”Haresh说。“她并不了解真正黑暗的一面。当我知道网络性暴力事件之后,我感到无比的悔恨和后怕......。”

继续前行

Turner并没有应Mashable的要求,对Mashable发表的评论做出回应。他继续发布视频和tweets。

在Fletcher的tumblr帖子之后,Turner上传了一部视频,在视频里他宣称对这种指控感到“震惊”和“受伤”。

“我需要澄清一下:我从来没有未经她同意做任何事情,”他在视频中说。“我从来没有试图欺骗她去做任何事。”

“鉴于Toby在他视频中的表态,针对他的指控是断然无理的,”Turner的一名代表在一封电子邮件声明中告诉Mashable。“不幸的是,就是因为互联网的包容性,讲真话往往会成为次要考虑,引人入胜的故事才更能博人眼球。散布谣言往往会给他人造能难以挽回的损失。谣言一旦散播开来,就像是难以装回瓶子的魔鬼。”

因为Turner是YouTube上的热门明星,这类的骚扰指控会让Turner蒙受严重的损失。Fletcher不但收获了大量的支持,同时她也遭到了更多人的仇视。

“当有人在不断地骚扰你,你就像走在蛋壳上,”Fletcher告诉Mashable。“他在网络社区上有如此大的权力,他可以通过tweet之类的东西毁灭我。”

帖子发表后,Fletcher进一步的提交了指控,并提交了一份警方报告与Turner强奸她和吸毒的证据。自打一月份以来,Fletcher就一直没有跟Turner有任何联系 – 所以你不会知道她下一步要干嘛,也不清楚她的前男友会遭遇什么,虽然执法人员说她这起案子的审判可能长达3年之久,但是她依旧义无反顾地坚持。
推荐阅读
互联网大佬角力云通信 阿里为何抢先上了赛...
那些比你努力工作的人!最后都……过劳死了...
【上海游学活动】走进钻石小鸟 探秘用户体...
腾讯第三季度总收入652.1亿元 同比增
《白丝带》剧本:没有揭示真相的悬疑片
出行及公共安全领域,平安科技人脸识别再放...
加速会的KOL观察团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