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文

军事爱好者必读:7张图读懂美国的军事部署历史


 

美国战略打击最大的是其战略自身的矛盾性,每一个新战略措施的实施往往会产生另一个新的问题。

自从建国以来,美国总是寻求保卫自己。为了寻求安全,美国总是对世界上其他国家的一举一动都一如既往地保持着专注和警惕。这意味着美国在政治、经济和军事等方面都具有进攻性倾向。

美国——一个在东海岸诞生的国家

the-birth-of-a-nation-on-the-east-shore

美国的南北方向交流很困难,因为它的大多数河流都是从阿巴拉切亚山流入大西洋的。这也就意味着无论是商业贸易的开展还是对用以平反的军队的调动都是极为困难的。因此,即便当美国宣布独立后,美国仍是极度依赖于在沿海地区与欧洲的的商业贸易,尤其是与英格兰的商业往来。因为在那时,英格兰占领着大西洋,尤其是当英格兰击溃了拿破仑并摧毁了法国的海军。

在阿巴拉切亚山脉的西部,美国有着大量的领土,但是这些土地却很少有人居住。美国的核心地带就是靠近大西洋的那一块狭窄地区,所以美国极易受到英国海军的侵扰,尤其是当英军在海岸线任何一处登陆的时候。

打造一支海军是昂贵的,直到美国的经济有了十足得发展的时候,美国的国防安全才得到了保障。美国很难在整个东部海岸线都进行布防以防侵犯。如果不能够阻止英国海军的话,那么美国只能够延长战略纵深:向西部发展。

延伸到西部

extending-to-the-west

在阿巴拉切亚山脉的西部地区的土地是及其优越的,不仅仅是因为它肥沃的土壤,还因为它位于密西西比河流域。两条较大的河流,密苏里河和俄亥俄河都最终汇入密西西比河。

除了这两个大河流外,还有一些稍小的但十分重要的河流也汇入密西西比河,像阿肯色河和田纳西河。他们都先汇入密西西比河然后再流入墨西哥湾。

这些河流同样适合进行航运,这无疑是一个令人兴奋的地方。这也就意味着,在落基山脉和阿巴拉切亚山脉之间的这些地区不但能够生产农产品(后来还发现了矿产),而且通过这些河流,这些地区生产的产品最终还可以运往欧洲。

在1783年的巴黎条约中规定美国获得了西北地区的所有权(也就是今天的俄亥俄州,印第安纳州,伊利诺伊州,威斯康星州和部分的明尼苏达州)。

到1800年的时候,美国的许多领地上都有常住居民,并且美国还建了一些新州和新领地。但这些领土都没有得到完全有效的开发,因为在当时,密西西比河流域仍是被西班牙和后来的法国所控制着。

法国还是西班牙都没有对这些北美殖民地进行移民殖民。因为西班牙最看重的是金银之类的贵重金属,而法国则想要昂贵的动物皮毛。他们并没有在这些地区进行殖民移民,所以这些地区并没有被开垦。

在英国殖民的时期和随后美国独立的时期,他们都着眼于对土地的开发和利用,但他们都缺少一个关键的点:新奥尔良市。无法控制新奥尔良这个密西西比河的出海口,农民就无法将他们的农作物售向国外市场,而他们也就只能依靠他们自己所种植的农产品来维系生活了。

3百万美元买下路易斯安那州

the-mexican-american-war

对北美而言,新奥尔良市是极其重要的。航海的船舶不能够驶离密西西比河。从美国中西部采购大量货物的平底驳船也不能够驶入大海。

新奥尔良市就是在船货的这一安全交易点建立的城市。从国内驶来的驳船将货物转移到准备开往欧洲的大船上去。

当然了,为了能够实现这一目标。位于落基山脉和阿巴拉切亚山脉之间的平原就必须有人的定居和开发。向西的开发能够实现两个目标。一个是能够迅速增强经济实力,另一个就是延长战略纵深。

在1803年,法国为争夺欧洲霸主的地位而卷入拿破仑战争,而这一战事在路易斯安那州并没有太多人关注。对美国人而言,尤其是对美国总统托马斯杰裴逊而言买下路易斯安那州是一种执念。

于是,美国以3百万美元的价格买下了路易斯安那州,即便是换算到今天,这些钱也就只有可怜的2亿3千万美元,而这一价格可是买下了整个密西西比河和新奥尔良市。

保护新奥尔良已然成为美国的核心利益。在1812年战争的时候,当英军摧毁华盛顿市的时候,他们也同样进攻了新奥尔良市。

后来的美国总统安德鲁杰克逊在新奥尔良市击败了英军并恢复了对那里和美国中西部的控制。杰克逊仍旧重视新奥尔良市,因为这是美国强大和繁荣的关键,同样也身处危险之中。

美墨战争

the-mexican-american-war

美国与墨西哥的边界距离新奥尔良市只有200英里。为了去守卫新奥尔良,墨西哥必须向后撤离,而这无关于恐惧。

美国在广袤的领土上只有少数的常备军队。而墨西哥则拥有一种人数很多的军队,如果墨西哥发动一次攻击,他们有可能夺取新奥尔良市并摧毁美国。

在美国经典的自相矛盾战略中,想要保卫新奥尔良市的想法在两方面引发并触动了来自墨西哥的进攻。

其一,杰克逊总统要求山姆休斯顿在墨西哥的东北部地区去组织一批美国人并让这些人煽动起义,而起义目的的最低要求就是能够阻止墨西哥人进入到这片美国的区域,而最理想的结果就是能够在那里创建一个独立国家:德克萨斯共和国。

这一举措完成于1836年,在圣塔安娜的帮助下,山姆休斯顿在圣哈辛托战役(在今天的休斯顿市附近)中击溃了墨西哥军。

第二件事发生在1846年,美国在拥有军事优势的情况下,对墨西哥发动了包括水陆两栖进攻,并且占领了墨西哥市。

在美国看来,美墨战争实现了三个目标。

第一,战争使得墨西哥的军事实力在超过100年的时间里都什么弱小。第二,在美国与墨西哥之间建立了一个屏障。在这次战争后,在这条美墨的新边界的南边是一系列的沙漠和山脉,这使得墨西哥想采取任何的军事行动都极为困难。第三,美国控制了墨西哥西北部的领土,这其中就包括了如今的加利福尼亚州。

美国的这一系列举措都使的美国可以更有保障地面对来自路易斯安那州的西面的威胁,并且使得美国在太平洋的一侧高枕无忧。这同时也确定了当代的美国大陆的领土范围。

击败墨西哥,夺取西北部领地,没有来自加拿大的真实威胁,但美国安全仍有着隐患:来自大西洋和太平洋的海军威胁。

除了海军的威胁外,美国高枕无忧。

对英国海军力量的担忧

fear-of-the-british-naval-power

再一次,最好的防御就是进攻。在1898年,美国采取了第一步,伴随着1898年的夏威夷政变,美国获得了一块唯一能够威胁美国本土的锚地。

同时,运煤船也需要装煤站来进行补给。随着美国掌握了珍珠港,没有任何来自亚洲的船只可以到达美国的太平洋海岸。

在同一年,通过与西班牙的战争,美国夺取了古巴和菲律宾。而菲律宾的获得,使得美国在东半球拥有第一个进攻基地。

而对古巴的占领则使得没有任何方法能够切断墨西哥湾和新奥尔良的出入口。

然而,美国仍对英国心有余悸,因为英国海军仍然是世界上最强大的海军。尽管美国已经筹建了大量的海军军舰,但英军的实力仍然制霸大西洋。

尽管美国已经控制了古巴,但巴哈马仍然可以封锁墨西哥湾的一个出入口。这同样也是美国的担忧。

这里必须说明的是美国所面临的威胁都是真实存在的。除了来自墨西哥的威胁,英国仍旧控制着美国的北部地区,并且英国比美国更强大且更有帝国野心。

夺取大西洋

taking-over-the-atlantic

美国仍对英国在美国西北部的动机存有疑问,但同时美国又担心南方队纽约的攻击和东海岸的封锁。

不论这些有没有发生,美国的战略文化和潜在反应总是去做最坏的假设。

有趣的是,直到1920年,在第一次世界大战后,美国仍警惕着潜在的敌人并制定战略大纲。其中的一项就是警惕来自英国可能对哈德逊山谷发动的侵略。

美国对英国的恐惧警惕之心直到二战结束还没有消除。当伦敦方面需要美国的驱逐舰来护航驶向英国的舰队时,美国确实是派遣了驱逐舰,但却是以高昂的价格。

英国不得不同意美国去使用自己在许多区域的海军基地,其中包括纽芬兰、巴哈马群岛、牙买加、圣路易斯、特立尼达岛、安提瓜岛、英属圭亚那和百慕大群岛。考虑到美国的实力,拥有使用权就意味着有能力去占领这些地区。

租借,本质上就是英国将他们在西半球的海军设施都移交给美国。这也同时就是转交冰岛到百慕大群岛再到特立尼达岛的大西洋的控制权。

随着美国实力的增强,他的担忧也随之增加。只有大西洋能够给北美地区造成威胁,但是过多的增加海军也会对美国而言也是一笔巨大的开销,同时这也需要强大的科技支持。

所以,打败一支舰队最好的方式就是不让舰队被生产出来。这样的话,就可以将来自舰队的可能威胁转移到陆地战争上去。

美国掌控着通向美国的大西洋出入口(曾经受到过德国U型艇的威胁)并有效地控制着加勒比海。通过控制海上出入口,美国很好地实现了其防御目标。

遏制战略

the-containment-strategy

在一战和二战中,美国都对一个国家充满了担忧,这就是可能占领欧洲德国。在缺乏地面威胁的情况下,德国可以轻松地打造自己的舰队并通过海域来威胁美国。

这一担忧使得美国在俄国沙皇倒台并退出一战后的一周内,做出了干预一战的决定。因为在当时的美国看来,在东部德军就像是能够很快的击败英国和法国并转移到西侧对美国造成威胁。

美国的担忧同样使得美国在二战中同时与德国和日本宣战。在击败日本海军和德国U型艇之后,伴随着英国的没落,美国在二战后控制着世界上所有的大洋并以一个世界最强者的姿态出现在人类历史上。

世界大战就像是美国战略中的最重要的一部分一样深深地巩固了美国对海洋的控制。对美国而言,最重要的就是维持世界各极力量的平衡,尤其是在欧洲和亚洲,美国需要去阻止他们的海军建设。

在冷战期间,美国实施了遏制战略。这样苏联就会在尽可能多的方面遭遇到来自美国盟友的限制,当然,盟军的这一切都是美国在背后的支持。

美国想要通过在整个半球范围内通过可能的方式去阻止苏联在欧洲扩张。

这也同样使得苏联需要在防御领土安全方面花费大量的资源,这样苏联就没有足够多资源区建设海军。

苏联的解体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苏联过多的国防预算,而这并不是美国战略的本意或是预期的结果。

苏联解体后,美国就没有了战略上的挑战者。美国又开始担忧会有这样的挑战者出现,担心这种从小地区的霸者成长起来的挑战者。这种担忧,又一次地成为美国全球战略转变的动力和源泉。

21世纪的担忧

the-21st-century-fears

美国对待那些可能产生威胁的国家的自动反应就是在他们能真正对美国产生威胁的时候去动摇或是消灭他们。参加巴尔干战争,推翻萨达姆侯赛因,与中国在其沿海地区的对峙等都来源于美国战略。

自冷战以来,美国战略看起来似乎把美国随机卷入了东半球的争端。在这里可以看到美国战略的矛盾之处和权力的有限之处。

美国有能力去摧毁任何一支常规军事力量。但美国没有能力去占领和平息一个国家。换句话说,可以解决威胁但不能稳定一个国家,就像美国对西德和日本的做法。

有一种不是以海军形式出现的威胁,那就是恐怖主义。尽管它很弱小,但仍是美国在今天必须处理掉的一个战略顽疾。美国不能容忍像俄罗斯之类的可能的霸权国家,并且美国可以有效地打击这些国家的军事力量。但美国却不能有效解决恐怖行动。

需要说明的是,美国的战略文化自从美国成立以来就是美国深层结构的一部分。然而现在,美国的深层结构引发了一种新的问题,这些问题是美国的历史战略所无法解决的。

最后,美国的绝对实力引发了威胁。每一个国家在处理战略问题上时都有自己的战略文化和处理方式。美国则是极度的强调其担忧。而目前看来,美国处理问题的措施总是会带来新的麻烦。



热文
方励跪求《百鸟朝凤》的排期,只会让中国艺术片境地更加难堪
热文
《权力的游戏》疯狂粉丝绘制了18幅画,每一幅都很逆天
热文
按需招聘服务平台HourlyHerd完成2200万美元C轮融资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