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兴的一道题,美团的两道坎

加速会 链财经 2021-01-07 10:52

编者说: 加速会是专注于商业进步的新媒体,定位“有深度的创新”,致力于通过洞察与分享全球的创新案例推动中国商业行业的进步。

文丨林雨秀 编辑丨杜海

来源丨正经社(ID:zhengjingshe)

24岁的王兴从美国辍学回国时,正是2003年冬天。他先后创立了校内网和饭否网,都以失败告终。

但他毫不气馁,接着在2010年推出了美团网。历经千团混战、外卖大战,带领美团一路狂奔,终成互联网江湖的一方霸主,跻身互联网TOP3。

然而,2020年年末,美团却屡陷反垄断舆论风波。

近日,因取消支付宝渠道,美团遭遇反垄断诉讼。起诉原因,与此前阿里如出一辙,皆因困扰中国互联网发展十年之久的“二选一”。

所谓二选一,指的是入驻平台的商家,只能在该平台卖货。这种商业行为,最终实质是为了打压对手,即通过控制商家,间接控制了消费者选择的权利。

如今,监管重拳出击,剑指长期以来广受诟病的 “二选一”、 “大数据杀熟”以及“搭售”等互联网垄断问题。

“二选一”由来已久

中国互联网领域最早的“二选一”始于2010年,360和腾讯的“3Q”大战。

当时360发布了一款“隐私保护器”,专门搜集QQ软件是否侵犯用户隐私。作为互联网的龙头,腾讯当然不能容忍,于是给了10亿用户两个选择:要么装载360软件,但QQ会停止运行;要么卸载360软件,QQ才能登录。

此后,“二选一”在中国互联网界开始被滥用。

美团参与支付领域“二选一”之争,开始于2018年,正值腾讯和阿里都在开足马力向线下零售业进军之际,两大巨头的移动支付大战也进入白热化阶段。

2018年3月,腾讯系沃尔玛、步步高(002251,股吧)被爆出下线支付宝支付功能。随后,作为反击,阿里系的盒马生鲜宣布只能使用支付宝付款。

数据显示,2018年,支付宝占据支付市场份额为53.78%,微信支付仅占38.87%。为了支持腾讯,2018年之后,美团开始逐渐屏蔽支付宝支付。

那么,美团缘何站队腾讯?

阿里的根基是交易,需要做流量聚合;腾讯的根基是社交,需要的是流量分发。因此,生态下具备战略意义的公司,阿里偏好绝对控股,腾讯的风格则更温文尔雅,占股但不控股,马化腾更是称“要把半条命交给合作伙伴”。

当时的王兴,看明白了两大巨头的流量逻辑,最终选择了站队腾讯。因为,王兴的“野心”,是想独立发展为本地生活服务电商老大。

事实上,美团和阿里很像,本质也是交易平台,需要流量聚合。同是做交易,王兴很清楚,“同向为竞,相向为争”。在本地生活服务领域,美团和阿里必有一争。

2018年10 月12 日,阿里正式宣布成立本地生活服务公司,由饿了么和口碑两大业务合并而成。从业务范围来看,阿里本地生活服务公司与美团的外卖和到店业务完全对标,再加上阿里体系内的淘票票和飞猪旅行等业务板块,阿里和美团形成了全面竞争态势。

垄断争议风波不断

事实上,美团垄断争议并不止于“二选一”。

美团作为外卖行业龙头老大,被指对餐饮商户抽成过高,在部分地区流水抽成达到18%-26%。2020年4月10日,广东餐饮服务行业协会发布《广东餐饮行业致美团外卖联名交涉函》,要求美团外卖降低抽佣比例和取消独家合作。除此之外,四川、重庆、云南、山东等地的多个行业协会也致信美团,呼吁降低佣金。

饱受诟病的,还有利用大数据“杀熟”。2020年12月,有媒体文章称,“同一个时间,同一个外卖,同一个配送位置,开通美团外卖会员后,外卖配送费却比非会员还高”。

一时间,美团成为众矢之的:吃相难看!

除了外卖,美团在其他领域也存在大数据杀熟行为。有网友反映,同一个电竞酒店订单,都是非会员,一名女网友账号显示268元,她男朋友账号则是248元。

网友发现,同一时间,购买起始地相同的同一趟航班,也出现了不同的价格。长时间使用的充值会员账号比使用较少的非会员账号,少则贵几元,多则贵出几百元。

相比国外反垄断,为了支持新经济,多年来中国对互联网领域采取了包容审慎的态度,从未因反垄断查处过任何一家中国互联网企业。

但近年来随着互联网巨头体量的增长,市场集中度提高,反垄断问题日益突出,尤其是新冠疫情刺激了线上经济的发展。

此外,互联网巨头们在社区团购领域的巨额投入,在短时间内对生活必需品价格体系过快造成了冲击。叠加蚂蚁集团等互联网金融引起的争议,社会各界赞同加速推动反垄断监管的观点不断增多。

王兴面前的新课题

2020年11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就《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公开征求意见。如刷单刷评行为,二选一、大数据杀熟等等这些排它、限制市场竞争的行为,在意见稿中均将被认为是可能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行为。

同时,国家开具了互联网反垄断以来的最大罚单,对阿里收购银泰、阅文收购新丽、丰巢收购中邮智递三起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顶格罚款50万元,成为《反垄断法》颁布以来互联网公司因垄断被罚的第一案。

监管动真格后,“二选一”、“大数据杀熟”等排它、限制市场竞争的行为,终将成为历史。

作为反垄断重点监管对象,美团的发展前景无疑将受到限制,这也是摆在王兴面前的新课题,美团未来的坎不会少。

首先,美团无边界扩张,树敌无数,未来会更难。

成立以来,美团在团购、外卖、酒旅、出行、娱乐等领域,四面出击,树敌无数。目前,阿里、百度、滴滴、携程都已经是美团的直接对手。

出行领域,好友程维曾经问过王兴,你为什么要这样做?王兴回答,我就想试试。

未来,在 “我们帮助人们吃得更好,生活得更好”的新使命下,王兴想试试的领域,将会更多。

其次,美团需要科技创新。

互联网反垄断浪潮袭来,互联网巨头靠资本野蛮扩张的时代将告一段落。打铁还需自身硬,比起在低端领域扩张,科技创新才是未来的制胜之道。

起家于模仿的美团,多是在前人已有的基础上一路超越至今,创新能力有待观察。“美团优选”被列为继团购、外卖后美团的第三条增长曲线。然而,社区团购平台低价倾销、挤压就业等问题已经受到监管层关注。

美团的未来怎么走?或许对王兴而言,中场结束,下半场才刚刚开始。让我们拭目以待。【《正经社》出品】

责编|唐卫平·编辑|杜海·校对|然然

声明:文章观点仅供参考,勿作投资建议。投资有风险,入市需谨慎

喜欢文章的朋友请关注《正经社》,我们将对上市公司持续进行价值发现与风险警示

转载正经社任一原创文章,均请完整保留文首和文尾的版权信息,否则视为侵权

添加客服微信号fxyayaya,新文章发布12小时后可进行转载

本文首发于微信公众号:正经社。文章内容属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和讯网立场。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请自担。

相关专题
VC数千万抢投1个新香氛个护品牌 7个月销量增长700%
VC数千万抢投1个新香氛个护品牌 7个月销量
记者|林森 现在的消费者选择个护产品不仅需要有基本功效,也需要情感满足,在日常生活中增强仪式感。这个发现让朱然感到兴奋,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