鄂尔多斯:从煤炭到比特币,摆脱不了挖掘和被收割的命运

鄂尔多斯:从煤炭到比特币,摆脱不了挖掘和被收割的命运

本文转载自 AI 财经社,作者 周路平。

鄂尔多斯达拉特旗三垧梁工业园,三条高速公路交汇于此。工业园的路都以经纬命名,但很少能看到车辆往来。

从地图上看,鄂尔多斯正好被黄河“几”字型包围,但这里没有外界想象的贫瘠和炎热。

这是一座年轻的城市,但早早爆得大名。从之前的羊煤土气,土豪遍地;到后来的楼市泡沫,鬼城空城;再到现在,又被贴上了比特币的标签。

挖矿的黄金时代

鄂尔多斯的第一家大型比特币矿场就在三垧梁工业园里。8座厂房盖着蓝色铁皮屋顶,与南方的纺织工厂看不出有太大差异。与晦涩难懂的比特币不同,负责机器维护的工人不需要高超的技术,他们每个月领取四五千的薪水,忍耐着90分贝的噪音。

坐落于鄂尔多斯的比特币矿场。图片来源于网络

这是由上万台矿机同时运转而发出。每台机器都闪烁着红蓝绿三色的光,它们在高速运转,通过运算从矿池中获得比特币奖励。

焦兵是这个风口的受益者,他原本在电力公司上班,后来被请到矿场当管理,他不懂互联网和比特币,也不需要懂。他的职责是保证现场的用电安全和机器正常运转,和每个县城都有的网吧管理员一样。

最高峰时,9万台蚂蚁矿机和阿瓦隆矿机同时开工。这些机器只需要二十多个人维护,每个月有几百台出现故障。他们也不需要现场维修,而是打包寄到三千里外的东莞,很多矿机在运往各地矿场前,就是在这里生产。

矿场内的比特币矿机,工人们只需保证用电安全和机器正常运转。图片来源于网络

毅航是最早一拨来鄂尔多斯挖比特币的企业。2014年初,比特币在中国发展的势头迅猛,一枚比特币的价格首次超过一盎司黄金。

鄂尔多斯市招商网站上专门披露了毅航投资的消息。环评手续都没来得及办理,项目已经开工建设。毅航使用的厂房是开发区管委会出资盖的,深圳来的老板买来矿机和货架,然后每年给当地政府缴纳510万元的租金,就可以加足马力挖掘比特币。

比特币是虚拟世界的东西,它通过矿机运算而获得。这些矿机以前由家用电脑替代,随着竞争加剧,算力更大的专业矿机成了主力。而零星分散的小玩家也没有了优势,数万台矿机的矿场在各地流行开来。

显卡是比特币矿机上最重要的组成部分。但有些人开始钻电商网站的漏洞,购买显卡挖矿,七天后再退还给平台。这种空手套白狼的做法最终让京东忍无可忍,不得不取消了显卡的七天无理由退货政策。

与煤炭造富不同,比特币时代挖矿掘金的人多是外地人,他们雇佣当地人在矿场管理,每年出现一两次。他们享受到了早期进入的红利,一跃成了全亚洲最大的矿场。

外界惊呼,随着比特币在当地兴盛,被“鬼城”噩梦萦绕多年的鄂尔多斯,仿佛又迎来了再次井喷的曙光。

廉价的电与富余的钱

鄂尔多斯被比特币矿场选中并非偶然。

“每度电0.3869元。”焦兵对价格倒背如流,这是毅航刚进入鄂尔多斯时的电价。一年后,降到了2毛6。即便如此,在高峰时期,毅航每年需要给鄂尔多斯缴纳上亿的电费。

煤炭给了鄂尔多斯充足的能源,由煤炭转化而来的电成了廉价诱人的蛋糕。为了发展大数据,2011年鄂尔多斯市政府分管领导就承诺,“发电成本控制在一毛七到两毛之间,最终电价可以控制在三毛钱以内。”

毅航享受的电价为2毛6,正常的工业用电价格是这个的两倍不止。而直到2016年,东胜区还要为两家制造企业专门发文,向上级申请三毛钱一度的电价优惠政策。在大数据头衔的加持,挖比特币被当成了大数据产业的一部分,受到了优待。

电力成本低成了吸引掘金者聚集的公开秘密。

同样的情形也出现在四川、云南,甚至是泰国。这些地方水资源丰富,矿机被拉到了小型水电站附近,搭建几个简易的铁皮棚,这里有廉价的电和免费的水。这些多余的水电在往年,都像多余的牛奶一样被倒掉。比特币矿场的到来,每年可以给水电站多增加数百万收入。

矿场开始逐电而居。进入冬季枯水季节,西南地区廉价的水电得不到满足,比特币矿场开始如候鸟般迁徙到内蒙古,这里的电力资源同样廉价,地方政府同样敞开怀抱。

尽管在很多人看来,挖矿与真正的大数据相差甚远,它并不需要有太多技术门槛,已经沦为了资本的游戏。这并不妨碍比特币给当地带来的经济效益,巨大的耗电量给了这些煤电和水电富余的地区带来额外收益。

鄂尔多斯在2009年将云计算列为转型发展的重点产业,2010年鄂尔多斯市被内蒙古自治区政府确定为云计算产业发展重点地区。2011年,鄂尔多斯云基地正式开工建设,并宣布将投入数亿元,打通至北京、上海、广州等地的光纤网络。

云计算和大数据已经被鄂尔多斯市提到了战略发展的高度。2017年2月,京东掌门人刘强东到访鄂尔多斯,打算将大数据产业基地落户于此。

鄂尔多斯市与多个企业合作成立大数据应用中心。图片来源于网络

政策、气候以及廉价的资源,为日后比特币矿场纷纷选址鄂尔多斯埋下伏笔。这里没有台风、没有地震、没有洪水,平均海拔1400米,年平均气温6℃,除了夏季短暂的燥热,大部分时间都保持着凉爽。这些气候条件也给机房散热提供了天然优势。

这里有历史选择的偶然,也有必然。

一位曾在内蒙古进行经济调研的分析人士,曾专门对虚拟货币做过调查,发现这些在当地炒虚拟货币的人,和之前做传销的是同一批人。

煤炭让这里的人们完成了财富的原始积累。鄂尔多斯的GDP从2005年开始就在内蒙古排名第一,几乎是第二的包头与第三的呼和浩特的总和。鄂尔多斯几乎是一夜暴富,没有经历城市发展的完整过程。所以,很长一段时间,鄂尔多斯人唱歌洗脚都要开着车去不远的包头,或者打飞的来北京。

遍地黑金的鄂尔多斯,连空气中都充斥着金钱的味道。这里流传最广的是开路虎上街买菜的故事,人均GDP甚至一度赶超香港。到了2010年,鄂尔多斯这个人口只有200万的城市,豪华小区的房价已经涨到了2万一平米,连北京也自愧不如。

房地产泡沫之后,民间资本在寻找一个新的出口,很多打着比特币概念的各种虚拟货币层出不穷,历史选中了比特币,比特币则选中了鄂尔多斯。

梦想破碎

2016年5月,毅航悄无声息地撤出了鄂尔多斯,连工商注册名和企业法人都改了。焦兵的两年美好时光也过去了,他原本可以很轻松的每月获得过万收入,现在他不得不在包头找了一份物流的工作。

但挂了多年“鬼城”头衔的鄂尔多斯,显然很欢迎比特币的掘金者。毅航闲置的厂房很快有了接盘侠——比特大陆。这是一家国内知名的比特币公司,除了生产比特币矿机,它也自己找地方挖矿。

而最后的疯狂并未持续太长时间,这场挖矿运动很快偃旗息鼓。二手物品交易平台“闲鱼”已经开始有矿主出售矿机。

闲鱼上的矿机出售信息。图片来源于网络

不断衰减的比特币数量,波动的价格,以及日益加剧的竞争,使得挖矿变得越来越受人诟病。要靠比特币来支撑一个地方产业的发展,已经没有可能。而打着比特币和区块链的幌子,披着高科技的外衣,传销组织在当地招摇撞骗,横行多时。

2017年9月,中国监管部门决定对比特币等虚拟货币“一刀切”,全面禁止平台交易和ICO,再加上挥不去的庞氏骗局质疑,比特币的价格虽然冲过了2万人民币大关,但瞬时间风声鹤唳,应声回落,留下掘金者未卜的前途。

推荐阅读
做公众号的5大暴击,最后一个扎心了!
90%的电影都在亏钱,大片也难盈利,电影...
刘作虎暗示:一加5T不会跟风苹果加入无线...
拆解iPhone X,豪门云集的内部设计...
这个不起眼的小按钮,竟然保障了京东大促
江歌事件:死刑可以完成江妈妈的心理建设吗...
加速会的KOL观察团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