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闻

又一家共享单车濒危:酷骑单车遭遇押金挤兑


又一家共享单车濒危:酷骑单车遭遇押金挤兑

毫不意外的,在2016年瞬间起飞的“共享”单车,如今又被风暴重重拍到地上。

 

对于第二梯队的单车企业来说,故事都是相似的。只不过这一次遭遇退款挤兑的主角变成了酷骑

 

实际上,半个月前,就有网友在贴吧反应,酷骑单车难退押金。而酷骑单车的押金为298元,在北京一地投放量达到11万。

 

对此,酷骑在8月30日给出的官方解释也是:退款困难是由于技术和系统升级等原因导致,预计将于9月底彻底解决。但用户似乎并不买账,在官方微博发布的通知下面,几乎所有用户众口一词指出这个原因只是拖延借口。

昨天(9月11日),市交通运输委员会约谈酷骑天津负责人,对方答复以“外交辞令”,约谈并没有实质效果。于是市消协发出消费警示,指出酷骑单车近期出现难退押金情况,官方承诺1天至7天退还,但许多用户提交退押金申请已超过15天,而酷骑单车已违背诚信,提醒人们谨慎选择共享单车。

 

事实上,酷骑单车早在去年11月份就已上线,却始终反响平平。真正打响知名度却是靠6月8日上线的“土豪金”款单车。尽管费力挤进了公众视野,但短短3个月过去,就遭遇资金危机。

 

新京报对此报道称,有离职员工爆料称酷骑与P2P公司诚信贷实质上一家公司。

 

酷骑老板(CEO高唯伟)实际上还有一家P2P贷款公司诚信贷,对外说和酷骑是两家公司,但其实就是一家,工资都是(同)一个人发。

 

这个爆料进一步验证了此前媒体的报道。中新网报道称,酷骑单车与多家互联网金融平台关联。

经记者调查发现,与酷骑单车关联的P2P公司诚信贷,其前身已被工商列入异常经营名录;而另一家互联网金融平台众牛投资也与酷骑存在关联,前者则涉嫌违规销售信托、资管等理财产品。实地探访发现,该公司官网办公地址是一家堆满杂物的儿童成长营

而在资金链紧张的情况下,加盟显然是一种快速回笼资金的方式。单车企业希望借“投资少、回报高、回本快”的广告语找到新的接盘者。

不止是酷骑单车,其他众多二线单车企业也纷纷选择开放加盟来保底。小鸣单车CEO陈宇莹就曾经公开表示,小鸣单车在3线城市以下将开放加盟。小强单车在其加盟模式中说, “投资平均8-9个月回本”;来自成都的DDbike则称,“每辆车的日均使用频率为6-8次,3至4个月可收回本金。”

对于第二梯队的企业来说,死亡之门已经被拉开。先后12座城市宣布暂停新增投放单车,证明国内市场已趋于饱和。于是第一梯队的单车企业纷纷宣布出海,以寻求一个对资本市场更具吸引力的故事。

而这个事实对第二梯队的单车企业来说更残酷。因为拿不到更多的钱、同时市场饱和,就不仅代表着要落后第一梯队几个身位,而是将直接面临死亡。



快新闻
潘石屹出货,35亿出售上海虹口项目,三年累计套现236亿元
快新闻
北京活鱼“危机”,而水产行业的出路是“以鲜代活”
快新闻
【快新闻】超级玛丽 3 有望推出 PC 端 | John Romero 对你爱爱爱爱爱不完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