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闻

Papi酱退出分答社区,粉丝经济终于在知识付费领域失灵了吗?


加入仅2个月后,papi酱宣布离开分答社区。她在停更声明中提到,当初进入分答社区,是为了“在短视频之外,多一个和粉丝沟通的窗口,”如今关上这扇窗,是因为“为了兼顾短视频和社区,我的生活节奏被彻底打乱,我陷入了巨大的焦虑”,实属“万般无奈”。

这是一次符合分答社区规定的退出,早先分答付费社区上线时就表示会和付费社区KOL确立协定,包括内容方面定时输出、保质保量,半年内如果未完成既定目标,将由平台监督把钱退给每个人。

Papi酱的退出并不是孤例,这距离罗永浩在得到宣布停更还不到半个月。

2个月前,papi酱停更了3周“papi酱的周一放送”,随后高调宣布进入知识付费领域,在平台强运营的宗旨下,她还邀请了鹦鹉史航、王啸坤等名人做客分答社区。

当初如此耗费心思,让今天的匆匆离场显得更有意思。

Papi酱退出分答社区,粉丝经济终于在知识付费领域失灵了吗?

papi酱《分答社区》停更声明

papi酱此番参与的社区功能是分答诞生以来第三次大的更新,其性质类似于今年在知识付费市场火爆一时的小密圈(现在叫知识星球)或者果壳网旗下的“饭团”,用户可以通过付费来连接自己喜欢的达人,获取新知。

当然,分答社区并不是一款单纯的粉丝管理工具,从产品形态上看,它更类似于得到的付费专栏,只不过开通社区的管理者可以邀请他的朋友一起经营内容,用户互动交流的质量也更高。分答也无疑在内容质量做了严格的品控,截止到目前,加上papi酱在内,分答只有八个这样的付费社区。

对比papi酱,分答上其他的社区看起来要低调很多,从科学家种太阳到褚明宇,从科幻写作到职场竞争力攻略,都带着一股浓浓的果壳范儿;唯独 papi酱,残留着分答去年上线时引进一大批娱乐大咖的影子。

这并不是对papi酱的否认,papi酱当然有知识,但跟随她来分答社区的粉丝,真的是对知识感兴趣么?

在受众的认知里,搞笑的变声短视频才是她爆红网络的初始资本,尽管在分答社区里,她的人设不再是那个“集才华与美貌于一身”的女子,而是一个集怂、宅、懒于一身的普通女孩,并且打上了“知识”的标签,和以往有趣逗逼的形象做出了明确的区分,但付费购买加入papi酱社区的粉丝,并没有把她和微博上的那个papi酱区分开来。

流量世界的逻辑,向来是明星到哪里,粉丝就跟到哪里,此前,在王思聪的分答页面下,“对算命有什么看法?”“如何分辨女票是爱你的人还是爱你的钱?”这类与“知识”相去甚远而又步步逼近私人生活的问题层出不穷,看客们花钱买的,其实是明星与他们“窃窃私语”的私人体验。

“知识经济跟粉丝经济加在一起就是分答。”分答创始人姬十三去年曾如此评价。但papi酱此番所体现的,是知识经济和粉丝经济的一场典型冲突。对于这位在微博上玩转千万粉丝的头部大咖来说,可能随随便便发几个广告就能达到在分答社区的全部收入,简单来说,papi酱在分答的付出回报比并不划算。

回报方面,papi酱的“不设限青年研究所”社区已经下架,相关数字无法核实,但papi酱的分答个人页面显示,其目前只有不到4万人收听,而付费社区实际的用户活跃度也并不算高,papi酱这个ID的回复频次甚至低于微博和微信公众号。

Papi酱退出分答社区,粉丝经济终于在知识付费领域失灵了吗?

罗永浩的停更声明

而在付出方面,在《停更声明》里,papi酱提到,她的每个音频都要事先写成文稿,再一遍遍录制,每一期音频的制作都要占用她一整天的时间,此外还要每天抽时间在社区里和粉丝在线互动,结果只能放弃所有的休息时间来兼顾短视频制作和社区运营。“是我过分低估了社区运营所需花费的时间和精力”。

当知识付费产品一路狂飙,行业内细分领域悉数被占领且不断出现竞争者的时候,用户也经历了一轮试错,如今他们对干货的要求不断提升,知识生产的门槛也水涨船高。罗永浩停更“得到”内容时做的解释便是“我严重低估了‘得到’专栏的工作量,以及得到团队对质量和规范的高标准。”

和一年前那场爆红后的沉寂类似,分答邀请来的明星大咖又一次丧失了热情,王思聪、罗振宇、章子怡的分答个人页面最近一次回答问题是在去年6月。papi酱这一次,看起来也同样只是热热场子。

当分答想要依靠明星大咖引流时,或许忘了,他们可能也是收入最高、最为繁忙的一群人,知识付费内容的生产到最后只会被他们划归为性价比不高的那类工作。更何况,他们已经不需要某个特定平台来为自己打响声势。去留之间,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事实上,越来越多的知识付费平台正在从粉丝经济的迷雾中走出来。9月初,网易云音乐试水知识付费,推出的首款产品《采铜•好书精读》便是与新锐作家的合作。豆瓣时间在北岛、白先勇之后,也开始邀请相对小众的作者。这些腰部达人尽管不如头部大V出名,但肚子里同样有货,加之平台的包装,双方互相依赖,或许是内容和人气的两全选择。

姬十三在今年6月的达沃斯论坛上表示,“知识付费还处在一个非常早期的阶段。我不确定什么时候市场才会出现一个革新,解决人们对知识产品的信任问题” 。分答的探索 ,显然还在路上。



快新闻
微软第二财季营收超华尔街预期:得益云计算业务抢眼表现
快新闻
从现在开始,世界上的每个人都可以开始使用IBM的量子计算机了!
快新闻
​74天,任正非拜访了6省省委书记、省长,为了什么?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