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扎克伯格正在毁掉硅谷!Facebook“早鸟”系统扼杀初创公司


编者按:本文由微信公众号“新智元”(ID:AI_era)编译,来源:WSJ,华盛顿邮报,名利场,编译:张易,文强

作为硅谷象征的“车库文化”如今正逐渐被另一种趋势所取代——垄断。内部人士透露,Facebook 使用一个内部数据库跟踪潜在竞争对手,包括表现很好的年轻创业公司。如果收购不成功,那么就推出与其类似的服务,凭借资本和资源上的优势压垮对方。或许,将产品和服务建立在由其他人开创的技术上面是技术领域的常态,我们也津津乐道那些伟大的“抄袭”。但这样做对整个领域发展而言,真的是一件好事吗?

科技初创公司公司的第一生存法则:时间就是生命。对开发了一款颇有前景的视频聊天 App 的初创公司 Houseparty 来说,时间尤为紧急。

Facebook 这家硅谷巨头已经盯上了它。这个社交网络巨人非常善于去模仿那些小初创公司的创意和产品。据知情人士称,Facebook 内部有一套叫作“早鸟”(early bird)的警报系统,时时监测着那些还处在生长期、却已具有潜在威胁的竞争对手。

今年秋天,Facebook 计划发布一款和 Houseparty 很相似的 App。据熟悉这一项目的人说,Facebook 的人现在叫它 Bonfire。这两款 App 都是让人可以通过智能手机上的即时视频交友约会的。

Houseparty 的总部位于旧金山,其联合创始人 Sima Sistani 说:“Facebook 看到我们现在比较火,所以开始模仿我们,对我们步步紧逼。”

硅谷是由几位巨头统治的,这一点深刻影响并改变着美国的初创公司文化。对于初创公司来说,最难的可能不是起步,而是在起步之后如何能够快速成长,长到足够大,从而避免被这些巨头收购或压垮。

几个月来,Houseparty 感到了 Facebook 对其的穷追猛赶。去年,Facebook 高管曾做出了收购它的试探。接着,在 Houseparty 在宣传上将自己定义为“互联网客厅”之后两个月,Facebook 的 Messenger app也 称自己要变为“虚拟客厅”。

2 月,Facebook 针对 Houseparty 做了一项调查,对 Facebook的青少年用户写道,“大家好,你们使用 Houseparty吗?”

诸如 Facebook、谷歌、苹果和亚马逊这样的巨头企业的雄厚财力,使得初创公司的生存空间越来越小。四巨头的市值总和约为 2.5 万亿,几乎相当于整个法国一年的 GDP。

Facebook 在 2012  年花  10  亿美元收购了照片分享 App Instagram,2014 年以 220 亿美元的价格收购了信息服务软件 WhatsApp。谷歌 2013 年买下了谷歌地图的竞争对手 Waze。亚马逊 2010 年收购了在线零售企业 Ouidsi,此前亚马逊也曾试图先复制它的模式。

近来,巨头们对处于成长期的竞争对手的模仿越发主动和富有攻击性了。7月,初创公司  Blue Apron Holdings Inc的产品刚上市,亚马逊就推出了与其极为类似的送餐服务。谷歌和 Facebook 都推出了针对 Snapchat 的功能。对此,亚马逊拒绝进行评论。而谷歌则一直没有给出回复。

据去年夏天的一次全体会议,Facebook 首席执行官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告诉员工,他们不应让傲慢(pride)妨碍了服务用户的意识,换种说法就是——不要害怕抄袭对手,一名参加会议的人透露。这也成了一个非正式的内部口号:“别因为傲慢而不抄袭。”

Facebook 的众高管公开表示,在技术领域,企业把产品或服务建立在由他人开创的技术上非常常见。

监管者、政治家和学者越来越多地质疑科技巨头如何利用他们的巨大影响力。今年 6 月,欧盟的反垄断监管机构罚款谷歌 27.7 亿美元,原因是谷歌搜索引擎相比其他产品更偏好自己的比较购物服务。对此,谷歌表示不服,并会考虑上诉。

MIT 管理学教授斯科特·斯特恩(Scott Stern)表示,如果你是一家应用程序初创公司,是被收购好呢,还是与巨头竞争好?被收购对创始人来说是件好事,但整个市场可能因此而失去竞争的格局。

Houseparty 正式名为 Life on Air Inc.,是首批全面进入视频聊天的创业公司之一。Houseparty 瞄准的用户是那些喜欢 Snapchat,但不一定使用 Facebook 的青少年。

根据 Verto Analytics 的统计,智能手机用户在每部设备上平均有大约 89 个应用,但每天仅使用七八个;Facebook、苹果和谷歌占据主导地位,有大约60%的时间和80%的广告费用都属于这些公司。

Verto首席执行官Hannu Verkasalo说:“Houseparty是一个很酷的新应用程序,这是挑战现状的一个很好的例子,可能在某个年龄组中取得成功。但Facebook、谷歌和苹果“非常垄断”,他说:“这种局面很难打破。”

扎克伯格对任何可能破坏 Facebook 的事情都是敏感的,即使是刚刚成立的创业公司,现任和前任高管以及员工都这么说。

内部人士透露,Facebook 使用内部数据库跟踪竞争对手,包括表现很好的年轻创业公司。该数据库源于Facebook 2013 年收购的一家创业公司 Onavo,这家位于特拉维夫的公司将用户的流量通过一个私有服务器路由来保护用户隐私。通常而言,Onavo 让 Facebook 了解用户整体而言在手机上做什么。

这个工具也使 Facebook 决定购买 WhatsApp,并影响了 Facebook 进行视频直播的策略。Facebook 使用 Onavo 来构建其“Early Bird”工具,尽早了解那些有前途的服务,比如这次让 Facebook 很快就注意到 Houseparty。

反垄断的关注点在技术领域特别突出,因为这是一个拥有指数级潜力的行业。作为美国创新经济的核心,硅谷可能已经出现了固化的态势。曾经有活力和旺盛的行业,现在看起来越来越垄断。Facebook 的内部潜在竞争对手侦查系统表明,这种担忧并非不切实际。

编译来源1编译来源2



评论
今日头条不止要抢快手的主播还要抢快手的内容
评论
风口再添一把火,阿里无人零售计划面世
评论
一夜之间,出租车的未来,黄了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