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说

没有上帝的国度,管理怎么办?


没有上帝的国度,管理怎么办?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领教工坊(ClecChina),作者:肖知兴博士,领教工坊联合创始人,北大汇丰领导力中心主任。

楚人有卖其珠于郑者,为木兰之柜,薰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羽翠,郑人买其椟而还其珠。(【战国】《韩非子·外储说左上》)

 

洪天峰“洪老”思维缜密,表达清晰,落地扎实,从1993年起,在华为工作近二十年,主管过研发、市场、供应链、人力资源、流程IT等几乎所有部门,任COO和副董事长。讲华为和任正非,相信他应该是最好的人选之一。

上个月,洪老在领教工坊开第二个私人董事会小组,同事安排他给对华为感兴趣的老板们做了一场分享:《世界级的组织能力构建》。照例,典型的洪氏风格,排山倒海、劈天盖地的信息量,以一种坦克战的方式,稳扎稳打,步步为营,令人无处可躲,也无处可逃。任正非和华为这些年所作的这一切,都在情理之中,也不出意料之外。

问答阶段,前排的几个老板,却貌似仍不太满足,一而再、再而三地追着洪老提一些非常具体的问题,言下之意,华为这么成功,一定是有什么秘诀、捷径、神奇配方,“鸳鸯绣出从君看,莫把金针度与人”,洪老您是否太保守了,只给我们看绣好的鸳鸯,没有把金针给我们看?

洪老是实战出身,学术出身也一样。几年前,人民大学管理学教授、华为首席管理科学家黄卫伟老师给一群老板上课时,据说几个老板甚至与黄老师呛起来,大概的意思是,你是真懂还是假懂,是不是到这里来混饭吃的?黄老师一气之下,再也不接受该企业家组织的演讲邀请了。这样的老板,我要是在现场,一定指着鼻子骂回去:别以为你有几个臭钱,就跑到这里来撒野,就您那点修养,给我们黄老师拎鞋都不配!

与此形成鲜明对比的是,各种干货分享、大师课堂、付费内容中,一些人晃荡着半瓶子醋,凭着自己看的那三五本书,或者一点点暂时的成功经验,加上各种道听途说和网络搜素,提出各种迅速实现财富自由的五个步骤、颠覆行业的商业模式、认知升级的思维方式之类,貌似大家听完之后,还特别有满足感?现场感动得热泪盈眶,朋友圈里免费直播,回来还逢人就推荐!

也许这就是“薰以桂椒,缀以珠玉,饰以玫瑰,辑以羽翠”的效果了?你只能感慨,有什么样的观众,就有什么样的演员;有什么样的韭菜,就有什么样的刀子;有什么样的服从者,就有什么样的支配者。中国管理学习界的这种现象,估计只能用心理学上的二人疯(Folie a deux)来解释。服从方与之配方接受、支持、共享彼此的妄想观念,制造出一种共生关系,逐渐丧失理性思维和现实检验功能,一起走向彻头彻尾的疯狂。

黄钟不响,瓦釜雷鸣是买椟还珠。更深层次的买椟还珠是中国的管理学习者普遍重视方法、工具和技术,轻视思想、文化和精神;重视理工类知识,轻视人文类修养;重视硬管理,轻视软管理。讲方法、工具、技术,他欣欣然自以为有所得,讲思想、文化和精神,春风过驴耳,一点感觉都没有。我在中欧商学院讲《管理学概论》,侧重讲思想、文化与精神,我知道自己其实非常冒险。所以,课堂的头几十分钟,我其实都是在想方设法,管理学员的期望值。

近年来我的一个思考是,管理学是很大程度上是一门建立在新教信仰基础上的的学科。这其实也是韦伯著名的《新教伦理与资本主义的精神》的核心观点:“资本主义精神在现代资本主义企业中找到了它最恰当的表现形式;资本主义企业则从这种心态中发现了最适合于它的推动力——或者说,灵魂”。我论述过管理的“三反”:反自然(自然是熵增)、反人性(人性是贪婪、恐惧与怠惰)、反历史(历史是永生)。为什么自然、人性、历史都反?因为它皈依的唯一对象是神性(可以简单理解为一切真理、美德和力量的终极源头),一流管理那种精益求精、永无止境地对诚实的利润的追求,只能用神性来理解和解释。

IBM 创始人老沃森把销售文化提到一个很高的高度:“整个美国就是建立在销售文化基础之上的一个国家”,作为一个虔诚的长老会教徒,他抓住了问题的实质。“白左”知识分子乐于批判商业化、市场化、货币化如何侵蚀了普通美国人的灵魂(如著名的《推销员之死》),批评管理大师们言过其实,甚至涉嫌招摇撞骗的历史(如《管理咨询的神话》),如果他们从这个角度去理解,应该会为美式管理文化对这个世界的贡献多一份理解和庆幸吧。相对应的,也许我们应该思考的问题是,在我们这个没有上帝的国度,管理怎么办?

 

肖知兴,著名管理学者,中国最具影响力的私人董事会组织领教工坊的联合创始人,先后任教于中欧国际工商学院、乔治·华盛顿大学和北大汇丰商学院。



专家说
互联网人不得不知的App“文字”设计技巧
专家说
2017年音乐产业绝对不会发生的12件事
专家说
以今日头条为例,详述数据思维驱动产品设计的方法论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