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阿唐奇遇》首周票房遇冷,我们与追光动画CEO王微聊了聊

《阿唐奇遇》首周票房遇冷,我们与追光动画CEO王微聊了聊

《阿唐奇遇》自7月21日上映已一周,截至27日累计票房仅2700余万。面对这样的成绩,即便是向来自信的王微,这次也有点灰心了。

这次失败与一年前追光的第一部动画电影《小门神》的折戟不同,制作《小门神》时追光的团队与技术尚不成熟,王微自己也事后总结,“从故事架构、人物选择、叙事节奏到整部片子的情绪都有问题”。

相比《小门神》,《阿唐奇遇》无疑是更为成熟的作品。故事发生在中国的南方,融入了茶文化、方言、人工智能、时空等元素,讲述了阿唐作为一个怎么浇茶也不会变色的茶宠,在寻找色彩的过程中与机器人小来发生的友情和奇遇的故事。

《阿唐奇遇》首周票房遇冷,我们与追光动画CEO王微聊了聊

虽然最终《小门神》先面世,但《阿唐奇遇》是王微离开土豆网后创作的第一个故事,从创作到上映前后用时近五年,光制作成本就高达8500万元,在国际上也获得了一定的认可,甚至入选了被誉为“动画界奥斯卡”的法国昂西国际动画电影节非竞赛单元。

一周以前,在《阿唐奇遇》首映礼主创见面会上,王微称《阿唐奇遇》交了一份满意的答卷。

让王微感到无力的是,在追光团队眼中的改进之作,观众却没有给予与《小门神》同样的热情去了解。《阿唐奇遇》首周末票房1890万,而在一年半以前,《小门神》在上映四天后就拿下了6800万的票房,尽管它最后高开低走总票房定格7850万。

票房的失利与宣发不无关联,《阿唐奇遇》主要宣发方是大地电影,更多的是以院线为切入点,推广力度一般;同样排片率不高的成人动画电影《大护法》,依靠光线传媒的营销和网络“自来水”的力量,目前累计票房已突破8000万元。尽管是暑期档,但是与《神偷奶爸3》的撞档也可以算是票房失利的原因之一,作为知名IP的小黄人已经在大陆狂揽了9.5亿票房。

靠口碑逆袭目前看来可能性也不大。

没有人会否认《阿唐奇遇》精良的制作水准。剧中有十二个造型迥异的茶宠,从光泽到纹路都泛着陶瓷的质感,同时《阿唐奇遇》人物表情更为生动,表情点为《小门神》的五倍。而为了迎合观众的喜好,《阿唐奇遇》上映前还进行了四次试映,每次间隔三个月,根据观众的反馈进行调整。

《阿唐奇遇》更像一个中规中矩的优等生,制作方面颇有可圈可点之处,情节也够完整。但豆瓣7.2的评分表明《阿唐奇遇》并非尽善尽美,最大的问题在于它似乎精巧有余,惊喜不足。

《阿唐奇遇》首周票房遇冷,我们与追光动画CEO王微聊了聊说到底,是故事没有讲好、讲透。

但王微并不同意中国在编剧能力上与国外的动画制作公司有差距。在他看来,很多网络评论的作者(并不是全部)并不知道动画电影是如何被创作出来的,也并不知道如何评价差距。这个计算机专业出身的理工男一向都很自信,“动画行业内的人普遍都能看明白,我们的制作水准已经到了世界一流”。

王微把票房失利的原因归结于市场对于国产合家欢电影的认可度不高,“问题是现在看的人还是太少了”。他似乎特别执着于“家庭向”电影的定位,希望把作品呈现给孩子和父母,让每个年龄段的人从中读出不同的东西来。诚然当下许多人对于国产合家欢电影的印象还停留在低幼动画、乃至粗制滥造的阶段,这不是一部两部作品能够改变的局面。但这恐怕也不是《阿唐奇遇》票房折戟的主因。

问题在于,他似乎将“年轻向”与“家庭向”看得过于两分了,“家庭向”不应该是一个束缚的标签,实际上这个定位赋予作品的是征服全龄段观众的可能。

迪士尼、皮克斯们做到了,而国内的追光们在拥有了制作的能力、拥有了好作品后,市场终究还是会被孕育出来。

2015年7月,《大圣归来》票房近10亿;2016年7月,《大鱼海棠》票房近6亿。这不光意味着成人国产动画电影得到了市场的认可,更意味着整个国产3D动画的市场已经逐渐打开。

王微在采访中说了一句很痛心的话,“不是我自吹自擂,从动画行业来看,《阿唐奇遇》做到这种水准了,如果说观众还只是这样的一个反应的话,那我觉得将来家庭向的电影估计没人再做了。”

王微还有一次机会,那就是预计明年上映、同样由他自己创作的《猫与桃花源》。他不会允许追光在同一个领域失败第四次。“第三部做完之后,尤其上映后如果发现市场反应也就这样,我也就不想再去做太多了,估计以后也就是专心做一些偏青少年向的吧。”

追光第四部动画目前也已经在制作中,不再是合家欢电影,而会是更加年轻化的定位,也会换一位有着十几年经验的导演。王微表示,这两部动作电影的制作成本依然会维持在七、八千万元左右。同时,在做完第三部电影以后,追光动画也会考虑下一轮融资了。

以下为36氪对王微专访节选:

36氪:《阿唐奇遇》上映近一周,对于票房表现和网友反馈,你最大的感想是什么?

王微:目前其实看过《阿唐奇遇》的观众口碑都还不错。可能我们最大的问题是,看过的人都觉得不错,但问题是看过的人还是太少了。

我在想,可能这种家庭类型的电影,是不是中国观众一直觉得就只有好莱坞的、迪士尼的才值得来看,或者是他们觉得国产动画电影可能比较低幼,只有小孩才能看的,所以现在我觉得这个问题还蛮大的。

36氪:你觉得造成这个问题的主要原因是什么?

王微:我觉得应该是长时间形成的一个印象吧。最近这些成功的动画作品,如《大圣归来》、《大鱼海棠》,一般认为是青少年向。而家庭向,中国观众形成了长期的印象觉得是小孩子看的,所以我们有时候也觉得很无力。

其实大家不带偏见去看我们的作品的话,会发现是大人、小孩都可以看的,而且看得还挺开心的,但问题就在于说,可能不是我们这一部作品就能够扭转这个印象。

36氪:能介绍一下你们的制作团队吗?

王微:我们团队现在有160人,平均年龄大概28岁,差不多都是《小门神》的原班人马。动画电影和普通电影完全是两回事,它的运作方式啊团队方式啊都是完全不一样的,所以它的团队特别稳定,如果说做完一部电影就换一个公司,一般来说很难形成积累。

我觉得大家真的不知道动画电影有多难,去迪士尼、皮克斯你会看到他们平均年龄是40-50岁,都有很多年的经验。所以我觉得我们团队年轻小孩非常不容易,非常勤奋、好学、刻苦,很有热情,要没有这些的话根本做不出来。经常有动画电影项目启动了,有很好的概念,却做不出来。

36氪:对于《阿唐奇遇》最后呈现出来的效果,你还满意吗?

王微:我觉得这个不是我说的,我们只是尽力嘛。很少有人说对自己的作品感到满意的,都是不满意的,总觉得可以更好。但到一定时候,就觉得,唉反正好像只能这样了,再往下我不知道该怎么办了。

36氪:你怎么看待《阿唐奇遇》这样“家庭向”电影的遇冷?

王微:我们一开始还是蛮理想主义的,希望说小孩长大过程中不只是看迪士尼、皮克斯,那虽然很好,但总是希望能看到一些作品是关于中国的,关于他们自己身边的生活的。但家庭向的电影相对来说挑战比较大一些。不是我自吹自擂,就从动画行业来看,《阿唐奇遇》做到这种水准了,如果说观众还只是这样的一个反应的话,那我觉得将来家庭向的电影估计没人再做了。运营公司需要能够养活自己,能够有所回报。

推荐阅读
全球共振能量惊人!2017天猫双11成交...
站在 25 岁的十字路口,ThinkPa...
为何胖子比其他人有更健康脂肪组织?
金融科技这杆大旗,已沦为校园贷的一块遮羞...
搜狗在美IPO很可能破发 因为既不赚钱又...
追一科技完成2060万美元B轮融资 将用...
加速会的KOL观察团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