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超会翻拍日本IP的蔡岳勋把《深夜食堂》搞砸了?他表示很生泡面公司的气


超会翻拍日本IP的蔡岳勋把《深夜食堂》搞砸了?他表示很生泡面公司的气

翻拍日本IP《流星花园》、《白色巨塔》、《战神》的成功,让蔡岳勋被冠以“台湾偶像剧之父”,后来由蔡岳勋与妻子于小惠共同创作的《痞子英雄》也取得了空前成功,创下了台湾公共电视台开台10年来最高收视,蔡岳勋的外号“更进一步”——台湾版迈克尔·贝。

《痞子英雄》后,蔡岳勋还曾到日本富士电视台,和日本人共事。总之,根据他的背景,你绝对不会想象到,他和老搭档妻子联合打造的华语版《深夜食堂》被批山寨,在豆瓣评分只有2.3分之低。

是什么原因?制作团队不适应大陆商业环境?不够接地气?缺乏原创精神?

362a9eff2be6471fbab10210e84ea1a7_th.jpg

(赵又廷、蔡岳勋夫妇)

不久前《南都周刊》、《新京报》都对华语版《深夜食堂》的导演蔡岳勋进行专访,对网友所有的质疑做了解释,虎嗅在这里摘了其中比较重要的问题,想要了解全文的,可移步《<深夜食堂>导演回应演技与泡面:吴昕背黑锅,被植入气到一天到晚摔本子!》《<深夜食堂》导演蔡岳勋:我连减掉“广告植入”的权利都没有|新京报专访》

南都娱乐:怎么会第一集就植入?

蔡岳勋:我其实因为这件事情,我有了一个《深夜食堂》条款,我从《深夜食堂》之后的导演合约会有一条,就是所有的植入性行销的镜头,我有最终的决定权,如果你不同意这个事情,我是不会跟你签约的。所以这一次就是错过了这件事情,最后被植入行销拿着合约压着我们,我改变不了,我有多愤怒,我气到一天到晚摔本子,跟他们吵架,我说你们这样太过分了。那因为他们拗不过我,就去找别的导演拍,所以别的单元有的时候会出现很多植入。

我很爱做植入,但是不能那么暴力,我一再地强调。大家都知道《深夜食堂》可以有很多的植入,我说我们适度地做一些植入是好的,那植入变成角色,让它们跟着我们一起引起观众的喜爱跟注意,大家互相帮忙,以后上片的时候,这些植入也可以协助我们做很多的事。可是最后变质了,变成了一个极端地口播、特写,然后功能表现,我说,你们真的要拍logo,说名称,你们应该去拍CF,而不是来做戏剧植入。

可是这些争战在拍摄过程中一直不断,来来去去,一直到了近后期还来不停地追杀我,因为他们最终是要把所有的成片,植入的内容全部剪出来,检核的标准够了,他们才会结案。所以当厂商觉得看不清楚啊,我觉得那个不明显,就要求要再重拍,就会来找我。搞到最后,要求真的是非常多,多到一直不肯放手,到最后我告诉他们说我不跟他们做了,从今天开始我就把画面全部剪掉,他们就傻了,去开会啊,反正就是各方都会给你压力。

我最后提出了一次警告,我去告诉厂商,你们这样做,最终会被观众骂死,会产生负面的效果,你们还确定要这样做吗?他们告诉我说,会。我说,你们等着看吧。不听,没办法,我非常生气,我超级想剪掉所有的东西。而且我跟你讲,现在是刚开始,后面还有呢。

南都娱乐:当时黄磊老师应该也是拒绝的吧。

蔡岳勋:他也好痛苦,后面他还要讲好几次泡面的名字,他好难受,他自己都说可不可以不要这样子。因为这样破坏了方便面的一个点,让它本来是一个很好地代表那个角色的食物,都被瓦解了。我非常伤心,我是先有方便面,才有统一。我很能理解这两天观众有多生气,我拍的时候有多生气,观众就有多生气。

新京报:作为导演,您很反感广告植入吗?

  

蔡岳勋:讲真,我以前植入做的挺好的。我拍的《白色巨塔》里,医生都在喝一种威士忌,从来没有人认为那支威士忌是植入,但那个威士忌却大红。包括《痞子英雄》中吴英雄的车也一样。我做植入的标准是“不勉强”,绝对不要用暴力的方法去做。植入对我来说是角色之一,不能因为植入而影响观众,而是让观众自然去接受它,自然觉得那个东西看起来好好吃哦,我饿了也要去买一包。而不是强迫我们去口播,去做logo,logo要超过三秒。这样会害死商品的。但不管我当时怎么说,都没有人听。

南都娱乐:为什么选择拍《深夜食堂》?

蔡岳勋:我人生这二十年来其实经历了很多事情,我看到了很多起起伏伏,而且我先天是一个敏感的人,所以我看到很多各式各样人生的变故。当我碰到这个结构的时候,这个载体的时候,我好喜欢,我本来已经不想拍人物戏了,我《白塔》之后我就说我不想拍商业了,我想做公益。那因为这个漫画,我在日本朋友一直的推荐之下拿来看了,我很惊讶,这个漫画有如此的魔力,然后我就想,它真的可以透过这个载体带给这个世界很多很多美好,看到勇气,看到各种状态,所以我就说我应该来做这件事。

我必须要保护安倍老师在创作时的核心价值和精神,那个是不能摆脱的,摆脱了之后《深夜食堂》就不是《深夜食堂》了。

我在决定要拍的时候,我就去找了原作者,去了解他的想法和企图心到底是什么,我也告诉他说我现在要进入这样的大市场,竞争力是惊人的,拍短篇和情景剧是适应不了这个环境的,那我必须要把漫画的里外空间都建设出来,所以我必须要改变,我需要开创一些新的故事,他都同意,他也理解。

但是他要求我守住四个条件:

第一,那道疤,连位置都不能改,我有问他为什么但是他没说,不知道怎么来的,他对那个疤有特别的想法。

第二个就是老板不能有背景,没有任何的人物设定,不讨论任何他的过去,不给答案,我也明白,其实非常的好,因为就像我刚才讲的,有任何的背景,就有他的死角,他就没有这样的概念去面对众生。

第三件事情叫做没有大菜,所有的菜,我曾经调整跟我修改过的,都希望是,如果想吃,你可以自己弄,或者是说,你在生活中可以吃到的。

最后一个是,不管你讲的人物有钱没有钱,有名没有名,最终大家都是要回到庶民的世界来完成。

我说我懂了,我支持,这样是好的,所以我保护了这个核心精神,我就开始去改造,去找到我想要的想象。

南都娱乐:大家对于吧台和黄磊的那个衣服争议很大啊。

蔡岳勋:吧台是这样,其实我的内墙跟居酒屋一点关系都没有,我的内墙不像居酒屋,我的是所谓那个旧仓库的硬的结构体,都是砖墙跟石块,然后里面还有很多钢梁。然后留下那个吧台很重要的是,我其实把它做成什么店都考虑过,火锅店热炒点什么店我都考虑过。

但是我发现那个故事里一个关键的意义就是说,如果我把它像这样一张桌子一张桌子摆起来,老板在厨房做东西,然后在他的小柜台收账,所有的联结就断了,所有的关切就断了。食客跟食客之间的互动和靠近就没有了,人跟人的距离就打开了,然后那个《深夜食堂》的原始概念被瓦解,所以我想了很久之后,我就告诉美术说我们推迟,吧台原地,其实这个吧台在西方人的酒吧里面也是一样存在的,酒保和酒客之间关系……这个其实是创造了一个很核心的价值,不能动,你如果把这个东西破解了其实就变了,它的整个质地就变了,关系也变了。

640.jpeg

640.jpeg

中日版《深夜食堂》老板对比

至于老板的那件衣服,我讲真的,你们打开百度上百件厨师的衣服,所有出来的照片,百分之八十都是西服,都是西式,立领的,横领的,各式各样的衣服,你看到一个所谓的中式的厨师服。我也请教了很多朋友,其实是什么,其实就是一件背心加衬衫,其实我们的厨师你去看也是西式的厨师服。

我其实也认真地考虑过,我希望改良,我也希望不一样,可是我真的没有找到比斜夹领好看的。我后来发现斜夹领其实很多厨师穿,那个烤牛肉串的,都穿,只是他们是白的,薄薄的。其实我们都研究过这些事情,然后最终颜色是最后一关了,我们决定了样式,我们创造了版型之后,各种颜色我都试过了,试了白的,试了黑的,真的穿起来看,很难看,像洗浴店的按摩师。

最后我发现原来安倍一郎画的蓝色是最漂亮的,沉稳,然后有专业感,有一点冷漠,我真的觉得好好看。我后来发现我没有任何的颜色可以突破安倍一样画的,我最后就告诉造型师说,就做他那个颜色,就用安倍一郎老师设计的颜色去做,因为我们做不赢他为什么要做得比他差,而且我又是正版,我本来就有他的授权,我应该保护他原来的样子。所以就形成了那件衣服,大家以为我抄日剧,其实不是。而且斜夹领这个东西不是日本的,是中国的,我们汉唐时代就那样穿了。

所以其实网友们没有所特别理解的这些事情,我们不是因为蹭热度去把这个版权买下来,这一次我花了四年,花了设计图,造了一条街,设计了每一个建筑体的概念,每一样都是细细做过才能有最后的一个结果。

南都娱乐:很多网友的愤怒来自于并没有在剧中找到自己的生活和共鸣?

蔡岳勋:我如果想要做一个真正属于底层的剧我应该另外写一个剧本,而不是做《深夜食堂》。

我当然接受那些排档,绝对也是有生活本来的代入感的,但是深夜食堂就是深夜食堂,我如果把深夜食堂变成一个大排档,老板穿起白衬衫,然后说,哎,吃什么。然后每天在那里那样,很粗鲁的,把摊子变成那样的时候,我相信《深夜食堂》的忠实粉丝一样会很崩溃的。

我觉得那些故事非常好,绝对适合,我也说真的把这些故事收集起来。但是那个东西的气质跟《深夜食堂》的不一样,它是很写实的东西,它可能很靠近生活,它可能比较像台湾的新浪潮,台湾的新浪潮拍的《黑暗之光》包括《推拿》的这种揭露社会真实性,我会觉得很好看。但是《深夜食堂》它就是一个有点浪漫有点传奇的创造物,尤其我的性格本身也是这种。

新京报:那阿龙的红香肠切成“章鱼形状”这个台词也和日剧一模一样……

  

蔡岳勋:整个剧里面我只保留了三个东西,一个是红香肠,一个是酱油炒面,一个是酒蒸蛤蜊。尤其是红香肠是我刻意完全保留的。因为红香肠是《深夜食堂》漫画的第一集,阿龙跟小寿也是漫画里面很重要的人物,就像《流星花园》第一格漫画的亮相,我会想把那个东西在剧里完整的拍出来。我认为红香肠是我对这个漫画最初的理解,所以我把他完全留下来,而且章鱼的样子都长得一模一样。

zwsA-fyhfxph0509029.jpg



评论
赵雷和成都都火了,小众的民谣能被拯救吗?
评论
虚假营销,小米改不掉的毛病
评论
我在《王者荣耀》里看到了自由、平等和职场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