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挣钱的福特股价下跌、CEO下课,仍在亏损的特斯拉却受追捧?

为什么挣钱的福特股价下跌、CEO下课,仍在亏损的特斯拉却受追捧?

本文转载自汽车商业评论,作者吴晶辉,《为什么挣钱的福特股价下跌、CEO下课,仍在亏损的特斯拉却受追捧?》,题图来自BusinessInsider

“福特CEO马克·菲尔兹(Mark Fields)下课了,这是产业转型大潮下第一位被离职的悲情高管。”《汽车极客》报道这一新闻时用了相当煽情的标题。不知业内高管们看到这样的词语会不会心有戚戚。

面向未来的转型,是几乎所有传统车企的领袖们共同的战略目标。马克·菲尔兹上任之初,业界视其为带领福特这个行业巨头实现转型的绝佳人选。菲尔兹为福特效力28年,是资深的自家子弟;同时他年轻,在新科技上的投资颇有魄力。

在菲尔兹主导下,福特在汽车巨头企业中率先打出“智能移动”的战略口号,到硅谷帕里奥托设立研发与创新中心,带动一批车企到硅谷开设机构、投身成为硅谷创新生态系统中的一分子的风潮。

在自动驾驶、新能源汽车、智能出行等科技领域布置了一系列战略并斥资数十亿美元,可谓颇为大手笔。一系列投资并未全打水漂,在Navigant Research自动驾驶领域实力报告中福特拿到全球第一的排名,谷歌在这个清单上排在第7位。

马克•菲尔兹(Mark Fields)为福特效力28年,是资深的自家子弟/Reuters

或许是迈向未来的步子太大,或许是销量目标偏离太远,福特的股价自菲尔兹接手以来下滑36%,财务数据和市场份额均表现欠佳。董事会换掉任期才三年的CEO,突然但不意外。

“见一叶落而知岁之将暮”。在传统业务向未来战略转型的道路上,菲尔兹的去职,是汽车巨头转型不利的牺牲品,还是昭示着很大一部分现任高管们难以摆脱的宿命?

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

在福特股价节节下滑的同期,特斯拉股价却一路上涨,4月份市值超过福特,甚至一度超过通用,成为美国最值钱的汽车公司。要知道特斯拉的体量,销量仅仅是福特的1/87,营收规模是福特的1/21,为什么创造了46亿美元利润的福特股价下跌,仍在亏损的特斯拉却能够得到资本市场的追捧?

或许用“范式转移”这个概念,可以很好解答这一疑问。

50年前美国著名科学家、哲学家托马斯·库恩(Thomas Kuhn)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中提出范式转移的概念。所谓“范式转移”,是指一个领域里出现新的发现或事物,打破了原有规则,从而迫使人们对本领域的很多认识做出修正。

库恩之所以提出“范式转移”的理论,源于他在观察研究科学发展史中,发现人们普遍存在两个根深蒂固的错误认识:一是认为科学的进步是一个纯粹的积累过程,二是认为科学的发展是一个线性的进步过程——就像牛顿所说,他之所以看得远,是因为站在巨人的肩膀上。

福特的股价自菲尔兹接手以来下滑36%,财务数据和市场份额均表现欠佳

库恩发现,上述两种观念只适用于同一个范式内。当旧有的科学共同体中一小部分人逐渐觉察到,他们无法用现有范式内的工具、方法有效探究世界之谜,他们大胆地启用新的工具,重新撰写定义,从而建立起新的范式。这个过程就体现为科学革命带来的范式转移。

每个范式的产生都会改变整个学科的概念和理论体系,范式转移的前后,科学家面临的其实已经是两个完全不同的世界。新旧两个范式之间无法兼容,且不存在一个统一的评价高低优劣的标准。库恩把这一特性叫做“不可通约性”。

从日心说取代地心说,再到无限膨胀的宇宙理论,当人们选择用一个新理论去取代旧理论时,往往不是因为新理论更正确,而是因为解释世界的方式发生了根本转变。

库恩被视做科学哲学的学科奠基人,他提出的“范式转移”理论,不仅在科学界推动了认识论的分水岭,对人文、社会科学、甚至广大公众也产生了深刻的影响。科技作家迈克尔·马龙(Michael S. Malone)第一次访问乔布斯的时候,乔布斯对他说的第一句话就是:你有没有读过托马斯·库恩的《科学革命的结构》?

50年前美国著名科学家、哲学家托马斯•库恩(Thomas Kuhn)在《科学革命的结构》一书中提出范式转移的概念

但是话说回来,每个人的思维方式和理解力,都脱离不开所受的学术训练和成长环境的影响。绝大多数从业者,长期浸润在传统产业阵营深处,越是资深,越难以提出推翻当前范式的革命性新范式。两个范式的支持者之间的争议往往也是在不同的频道上,难以互相说服。

就像每个人都能感同身受的代沟,上一代人和下一代人,实际上就是两种思维范式之间的差异。代沟两边的人群,恰恰符合“范式转移”的重要特征:不兼容——大家语汇不同、逻辑不同,难以互相理解;不可比——不存在评价两代之间高低优劣的标准,老一代天然觉得年轻一代不如自己,可年轻一代恰恰构成新的社会主流。

再造世界观,向新的范式迁移

特斯拉的价值之于以通用、福特为龙头的传统汽车企业,已经完全不在一个评价体系里。正如凯文·凯利(Kevin Kelly)所说,特斯拉的价值在于其收集的顾客行车轨迹和车辆使用状况。

特斯拉到2016年底已经拥有超过20亿公里的在线数据,这些数据对于其实现全自动驾驶会是关键的保证

特斯拉到2016年底已经拥有超过20亿公里的在线数据,这些数据对于其实现全自动驾驶会是关键的保证。未来最大市值的企业,将是拥有最多价值数据资产的企业。

库恩把范式转移的挑战,形容为“改宗”。身处范式转移中,需要对看待世界的方式进行颠覆性改变,需要认知的大规模改变。从历史看通常情况下,固化思维对范式转移会进行顽固阻碍,社会只有在一代人老去后,才逐步完成范式转移。

整个传统汽车行业,面临的正是这样一个科学革命带来范式转移的年代。从业者面临的选择,悲观看,要么自觉不自觉成为旧范式的捍卫者,在老去中被淘汰;或是在范式转移中疲于奔命而不知所终。如菲尔兹的传统车企从业者,很可能将面临克里斯坦森(Clayton M. Christensen)在《创新者窘境》一书中描述的窘境:我们把每件事都做对了,仍有可能错失市场。

推荐阅读
拿什么拯救你,我越来越不够用的游戏硬盘
麦当劳改名金拱门,但我们想研究下到底什么...
搞垮微博有一万种方法,但显然不是这种
惊动了大半个娱乐圈,马云的《功守道》目的...
从阿里Q2财报看天猫如何进一步甩远京东
JDD-2017京东金融全球数据探索者大
加速会的KOL观察团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