炮手朱啸虎:钞票与口水之下的独角兽围猎战

炮手朱啸虎:钞票与口水之下的独角兽围猎战

本文来自微信公众号“首席人物观”(li-heran),作者:江岳。

朱啸虎,金沙江创投。

这两个名字连在一起,很容易让人想起长江源头金沙江上,那道横亘在雪山之间的虎跳峡。在突然变窄又落差集中的古老河道里,江水永远怒不可遏,气势汹汹惊涛拍岸,冒险家却视其为乐园。

平日里话不多的朱啸虎如今也有类似的名声,他所到之处战火连绵,饿了么、滴滴、ofo 等几只独角兽让他声名鹤立。有同行评价:有朱啸虎的行业都要小心。

战火往往是被烧钱和口水仗点燃的。

投资圈里有“不评价所投公司竞争对手”的潜规则,朱啸虎偏不。投饿了么后,他没少“点评”美团;投滴滴后,他大力抨击神州租车、E 代驾;投 ofo 后,摩拜又成为他批评的对象。

不过,最近他正在努力“收回”一段关于创业风口的演讲视频。其中,朱啸虎谈及E代驾,称其“曾经是很赚钱的公司,滴滴做进来以后,三个月把他们也给打趴下了”。

事实上,类似的表述,朱啸虎有过很多次。对于这位精明的投资者,业内唯一没有争议的评价似乎就是:争议人物。

押宝充电

爱玩《王者荣耀》的朱啸虎,把新战场选在了共享充电项目上。

他是去年入局的。11 月底,他在杭州见到小电科技唐永波,半小时后决定投资。

期间有个小插曲。唐永波见面就问“你手机还有电吗”,本想就此打开话题,不料,朱啸虎回答“有啊”,差点终结话题——他在高铁上把手机充满了电。

好在他马上想起了iPad。从高铁站到酒店一路很堵,他一直在用 iPad 打王者荣耀,已经没电了。

没过几天,朱啸虎告诉一位下一轮的潜在投资者:“我找到了一个和共享单车一样的项目,财务模型还要更好。”

5 个月后,小电科技宣布融资消息,领投者包括金沙江创投、天使投资人王刚。后者在滴滴、ofo 项目上均与朱啸虎有过合作。

一场资本乱战迅速打响。

紧接着,街电科技、来电科技都发布了融资消息。有媒体统计,从 3 月底开始的 40 天里,共享充电领域发生了 11 笔公开融资,超过 30 家机构入局,融资金额达到 12 亿人民币,这相当于 2015 年共享单车刚出现时融资额的近 5 倍。

抢滩入局者中,不乏错失共享单车风口的投资机构。

他们担心历史重演。共享单车的模式起先也不被看好,结果,朱啸虎这样的炮手进入第一轮后,会迅速拉来包括腾讯系、阿里系的数家大型机构进入后几轮火拼,奠定战局。早期错过的那些机构,就连喝汤的资格都没有了。

捕捉到饿了么、滴滴、ofo 几只独角兽后,炮手朱啸虎被称为能自造风口的男人。

有业内人士评价,共享充电是典型的朱啸虎式投资项目:原本是小生意,经由猛虎下山砸大钱的方法,变成大生意。

也有很多人不看好这个领域。

陈欧以 3 亿人民币注资街电科技后,王思聪发了一条朋友圈称“共享充电宝要是能成我吃翔,立帖为证”。

朱啸虎倒是没有卷入两人的口水仗。他忙着推动小电科技的下几轮融资——5 月 8 日,小电科技宣布完成B轮融资,加上此前两轮,总额超过 4.5 亿人民币,成为共享充电领域首家完成B轮的公司。

这是朱啸虎喜欢的速度。

小电科技的天使轮与A轮只隔了 10 天。“快速融资是为了筑起资本壁垒”,朱啸虎认为,移动互联网创业窗口很短,快就是核心。

他判断:共享充电项目在 6-12 个月内就会见分晓。

单车恶战

几个月前,朱啸虎也做过类似判断:共享单车三个月可以结束战斗。

那是 2016 年 9 月。

他显然低估了这场战争的复杂性。

9 月以后,从寒冬中逐渐复苏的资本市场,如饿狼般扑向了共享单车的战场。作为主角的摩拜和ofo ,成为几年来资本进入最密集的项目。

在资本的裹挟之下,两家创业公司的融资速度、业务扩展速度都进入了快车道,估值也从几千万美元,飙升到 20 亿美金以上。马化腾曾经感慨,共享单车的发展速度比当年的滴滴还要快。

至今,大战还在升温。昨天有消息传出,两家正在寻求新一轮融资,摩拜寻求 6 亿美金,ofo 寻求 5 亿美金。

朱啸虎大概也没有料到这样的烧钱规模。

最初对 ofo 感兴趣,朱啸虎只是判断:这是一门赚钱的生意,高频、易管理、商业逻辑简单。他计算过,ofo 在校园一天可达 200 万单,一年利润可以做到 3、4 千万,将来在 A 股上市没问题。

他投得很保守。

2016 年 1 月,ofo 创始人戴威应邀去见朱啸虎的时候,心理预期是估值一个亿。当时,ofo 覆盖 5 所学校,日订单 1 万多。

朱啸虎给打了个六七折。

第二次见面,双方签订了融资意向。

2016 年 2 月,ofo 宣布完成 1500 万元的A轮融资,由金沙江创投领投,东方弘道跟投。

此时巨头们还在犹豫。

朱啸虎先是把项目介绍给了程维和腾讯,但前者正忙于与 Uber 厮杀无暇他顾,后者在摩拜和 ofo 之间举棋不定。

随后,他又拜访了红杉资本沈南鹏、高瓴资本张磊,试图说服他们加入小黄车阵营。不过,两家当时都已经签了摩拜。张磊倒是表示愿意两家都投,被朱啸虎拒绝了。

一直到 9 月,滴滴宣布战略投资 ofo,市场开始真正沸腾。朱啸虎趁势在朋友圈立下军令状:共享单车的战争将在 90 天内结束——这为多家媒体贡献了好标题。

可惜战争没有如期结束。此后的恶战中,冲锋陷阵的朱啸虎当起了 ofo 新闻发言人。

他没有错过这场共享单车战争里的每一个重要节点。如今,在搜索框里输入朱啸虎、ofo,你可以得到超过 16 万条搜索结果:

《ofo投资人朱啸虎:摩拜布1辆车 ofo可以布10辆》——头天下午,摩拜单车宣布完成新一轮融资;

《朱啸虎:即使超6成小黄车存在漏洞,ofo也能在2019年盈利》、《朱啸虎:ofo单车3个月能赚回的成本,对手需要2年》——时值今年3月,ofo 的机械锁遭到大规模质疑。

有媒体因此将朱啸虎比喻为曼联的穆里尼奥——每次关键战役前,穆里尼奥总会向对方球队开炮,抨击教练或球员,吸引所有媒体的注意力,据称,此举目的之一可能是缓解球员在大赛前的压力。他独自承担了媒体关注。

朱啸虎的目的尚不可知。但他确实积累了名气,也把“朱氏站台”变成了独具特色的投后服务之一。

关键一胜

闲暇之时,朱啸虎喜欢玩德扑和《王者荣耀》。有文章分析了他的德扑牌风,总结出几个特点:

大手笔、入局率高:说明热衷玩牌,手比较松,投资初期很激进;

摊牌率低,一旦摊牌就会取胜:说明过程中极其谨慎;

胜率偏低,但赚得不少:可能是因为玩得大,也可能是因为把握住了关键局,并在其中赚到了足够多的钱。

在现实生活中,滴滴是朱啸虎的关键局。这一局赢得很刺激。

朱啸虎是麦肯锡出身,擅长研究。确定投资滴滴的两年前,他已经开始留意出行领域。接触过易到,但觉得专车时机还未到;接触过摇摇招车,但团队不够互联网化。

直到2012年发现程维。

朱啸虎从微博私信留言,约好第二天去拜访。当时程维的境况并不好,天使轮的钱烧光了,负债几十万,拜访20多家风投机构无果。此外,技术合伙人不合适,也被程维请离了。

这样的境况谁还会主动找上门?于是,朱啸虎被程维当成骗子,先在办公室外的板凳上晾了半个小时。

最终让朱啸虎决定投资的有两点:1、程维年轻,逻辑很清晰;2、阿里出身,适合重线下运营的案子。

事实证明,朱啸虎不仅押对了赛道,还押准了选手。

成功入局后,他开始疯狂宣传滴滴、为其找钱。那年冬天,北京下了三场雪,每下一场雪滴滴的数据就翻一倍。等到开春,马化腾来北京开两会,上门来找程维了。

接受腾讯的投资——朱啸虎认为,这是他给滴滴提过最重要的建议。在滴滴投资人的微信群里,他总是最活跃的那个。从 2013 年到 2014 年,他的个人微博基本也成了滴滴的官方宣传阵地。

滴滴最终成为了网约车行业的最大赢家。这在一定程度上也成就了朱啸虎。

滴滴一胜后,朱啸虎气场全开。他承认,有滴滴的项目打底,他此后心态平和了许多。

而据金沙江创投成员回忆,几年前,朱啸虎作为拉手投资人接受电视采访时,在镜头前还会慌张,如今,他气场强大,哪怕是翘腿坐在沙发里,也经常有创业公司 CEO 在他面前吓得结巴。

方法论

朱啸虎看投资项目的 3S 原则在业内很有名。

Significant,有市场。比如滴滴所在的本地出行,饿了么所在的餐饮,都是千亿乃至万亿级别的大市场;

Scalable,可扩张。而且是较低成本的扩张。比如 ofo,他当初选择的原因之一就是便宜,又有极大的扩张空间;

Sustainable,可防守。有足够壁垒阻止潜在的竞争对手。

饿了么、滴滴、映客、ofo 这几张王牌,都诞生于此。

朱啸虎的另一把杀手锏是快。

看项目快。他每年大约看 200 个项目,大部分项目只花 2 分钟看完。见创业者更是如此——与程维面谈半小时后,他就敲定了对滴滴的投资,并很快就把钱打到了对方账户,先后共计 750 万美元。

这让他跑在了很多投机机构和个人前头。有人称其投资风格为:猛虎下山。

经纬中国创始管理合伙人张颖曾经感慨:金沙江人数只有经纬八分之一,朱啸虎一人厮杀,就能抓住滴滴、饿了么、ofo。他分析,金沙江组织架构简单,朱啸虎应该能独立拍板。

不过,现实生活里的朱啸虎倒是没那么凌厉。他不爱冒险,话不多。

被问及滴滴、ofo 的烧钱大战,他会解释:没想到会这么烧钱。要知道我们也不敢投啊。我们当时投的时候是不烧钱的。

他的真正崛起是在 2011 年之后。

那年 3 月,他完成对饿了么百万美元的 A 轮融资,此后 4 年,饿了么陆续完成六轮融资,估值超 45 亿美元,创下外卖领域的最高融资记录。

在此之前,朱啸虎投过百姓网、拉手网、兰亭集序、梦芭莎,成绩都不算特别理想。

其中最受打击的拉手网,朱啸虎从 A 轮跟到了 C 轮,直到 2012 年 6 月,拉手网 IPO 失败,撤回上市申请。朱啸虎说,那是他投资生涯最失望的时刻。

事后他复盘团队问题:CEO 胸襟不够广,不愿收拢真正厉害的人才;创始团队没见过大钱,而且年龄都不小。

类似的错误他此后没有再犯。

从 2007 年加入金沙江创投,朱啸虎踏入这个圈子整整十年。如今独角兽捕手的毒辣眼光,其实也是从失败中历练而出。

3S 原则之外,他还有条“6 个月理论”。

一方面,投资项目时不看太长久,只看 6 个月是否能把钱赚回来。他认为,互联网创业项目,6 个月足以判断成败。至于两年才能赚回钱的,那基本就是庞氏骗局了;

另一方面,从融资节奏来看,好的公司在 A 轮融资结束后,三到六个月就要融到 B 轮。

无独有偶,他自己创业的第一个项目,就只干了 6 个月。

2000 年,从麦肯锡辞职的朱啸虎做起了互联网卖保险,这门生意在美国很火。但半年后他就转行了——当时中国网民还不普及,没人会从网上买保险。他开始卖软件,直到 2007 年离开,加入金沙江。

十年后,他成为创投圈最有分量的人之一。

不过,即使在春风得意的日子里,朱啸虎也有失足之时。2013 年年初,他拒绝了坐在办公桌前的张一鸣。彼时,张一鸣提出今日头条 B 轮估值 5000 万美元的数字,朱啸虎觉得不值,当时新浪市值不过 30 亿美元。

那是一条漏掉的大鱼。

不过,他没时间为此懊恼太久。他要活在当下。平日里,他不把工作排得特别满,以确保有时间思考大方向。

他的最近一条微博更新还是 10 天前,但留言区却无比正经,有创业者客客气气地留着言:

“朱总,您好,目前越来越多手上有几十万闲钱的人群开始找更多的投资渠道。随着一些大企业的布局,外汇投资这块用户在历史积累的前提下逐渐上升,正是投资进入的时机。我们项目符合您的 3S 原则。目前我们毛利在 40-50 %之间。在客户留存方面我们也具有翘尾效应。希望有机会跟您详谈。”

看起来,这位虔诚的创业者还没有争取到属于自己的两分钟。

推荐阅读
中铁快运联手顺丰建物流生态壁垒,再掀行业...
对话创世伙伴创始合伙人周炜:我如何A轮投...
这家要塑造人一生的教育企业,CEO三观正...
为什么华为Mate10敢号称越用越聪明
只有辞退没有问责,美团为何越来越像一个玩...
尬完双十一,华为小米该为失败的互联网模式...
加速会的KOL观察团

热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