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霉霉与Spotify和解,没有了独家版权,那些流媒体音乐平台该怎么玩?


霉霉与Spotify和解,没有了独家版权,那些流媒体音乐平台该怎么玩?

文/王亚男

近日,欧美音乐圈的话题中心人物Taylor Swift(泰勒·斯威夫特)宣布,为了庆祝自己的专辑《1989》销量突破1000万,以及被美国RIAA认证单曲总销量突破一亿,她将让所有专辑在全部音乐流媒体平台重新上架,包括之前被她炮轰“不尊重艺术家创作价值”的Spotify。

凑巧的是,Taylor Swift发声明的时间刚好“撞上”了同在6月9日发行新专辑《Witness》的Katy Perry(凯蒂·佩里)。一时间,互联网上掀起了关于两位女歌手数字音乐“售听量”和私人恩怨的大讨论。

这两年,音乐人与流媒体之间的关系越发微妙。从两年前Taylor Swift、Adele带头抵制以Spotify为首的流媒体免费行为,到如今Taylor Swift将自己的全部作品重新上架,音乐人对于流媒体的态度不再强硬和摇摆,这对于音乐流媒体平台的舆论与生存环境来说,算是一个利好消息。

那么,音乐流媒体这两年究竟发生了哪些“诱人”的转变,让歌手们又爱又恨、抓紧不放?

点击收入减少,也挡不住音乐人的“投怀送抱”

早前,音乐先声(ID:nakedmusic)曾指出,在Spotify带广告的免费点播模式和付费订阅模式下,平台为音乐人创造的单次点击收入不断减少,从原来的很低,到现在低到“令人发指”。

但面对如此“抠门”的Spotify,还是让音乐人无法拒绝。

首先,Spotify拥有庞大的用户数量。目前,Spotify月活跃用户超过1亿,付费用户数已达5000万,较半年前增长了25%。庞大的用户基数、乐观的增长态势、较高的付费用户转化率,谁能拒绝Spotify的魅力?

其次,是Spotify良好的用户体验。不同于传统音乐播放器的被动,Spotify的目的就是主动帮助用户发现音乐,从情感上贴近用户内心、体验上迎合用户习惯,同时还兼具社交属性。

前段时间,环球音乐集团(Universal Music Group)也与Spotify达成了协议,以降低版权授权费用的方式,来换取新歌在Spotify上为付费订阅用户提供一段时间的独家。虽然Spotify不愿意为此放弃自己的商业模式,但考虑到“入不敷出”的财务状况,毕竟胳膊拧不过大腿。这也是目前来说对多方都有利的合作方式。或许也只有拥有强大用户吸引力的Spotify,才能有这种“讨价还价”的筹码。

另外,流媒体已经成为大趋势,在音乐产业中的地位也越来越重要。以美国为例,2016年美国音乐产业市场总规模达到172亿美元,较2012年增长了11%。其中,票务与演出赞助占比达55%,流媒体占比达到18%,预计在2021年,流媒体收入将达到74亿美元,成为另一支柱力量。

虽然全世界的音乐流媒体平台发展都困难重重,但对于唱片公司和音乐人来说,像Spotify这样聚集了庞大用户群体和不错的产品创新能力,同时还给得起高额版权使用费的合作伙伴,谁也不会真正想看它走向灭亡。

因此,对于流媒体音乐平台的唱衰虽然不会停,但生活还是要继续,用户还是要听歌,该上市也终究会上市。

“独家”对音乐人的吸引力正在降低

自2014年Taylor Swift炮轰Spotify不尊重艺术家之后,其音乐作品都只出现在像Apple Music这种完全付费的流媒体平台上。而此次Taylor Swift与Spotify及其他流媒体关系的“破冰”,预示着更多的转机。

对于Spotify来说,能跟Taylor Swift这样的大牌音乐人合作,对于其说服资本市场、增加上市筹码是极为有利的。Taylor Swift在当年跟Spotify的那场纠葛中曾说过,“我不愿将自己一生的作品奉献给一场试验,我觉得这对于音乐创作人、音乐制作人和艺术家来说并不公平”。然而,奈何世界总是变化太快,打脸也是分分钟的事。

如今Taylor Swift与Spotify的和解,则是用自己的行动为Spotify商业模式的正确性站台。作为欧美乐坛21世纪之后最为成功的女歌手之一,Taylor Swift的音乐作品具有的强大市场号召力,同时备受像格莱美这种专业领域的青睐,这对Spotify来说是个好的开始。

此外,流行音乐圈发展日新月异,对于Taylor Swift这样不像奶牛般高产的唱作音乐人来说,随时都会有新人辈出的危机感。

自2014年发行专辑《1989》以来,两年未发行专辑的Taylor Swift在谷歌搜索上的话题热度在逐步递减,而单靠抱紧Apple Music上2700万的付费用户,对于作品在后期市场中的扩散和发酵是远远不够的。因此,向Spotify等流媒体的妥协,其实也是向更广阔市场的妥协。

过去,独家作为流媒体平台的“涨粉利器”,曾让包括Tidal、Apple Music等平台尝到甜头。像是Tidal就曾凭借Kanye West新专辑《The Life Of Pablo》的独家实现了订阅人数的双倍增长;苹果CEO Tim Cook更是公开表示欢迎音乐人前来提供独家内容,但放在今日,音乐人就会考量一下独家的利弊。

虽然有些媒体会用Apple Music两年的2700万订阅用户,与Spotify近八年才有5000万付费用户相比较,但目前来看,Spotify一方面通过收购相关技术公,、一方面加紧上市进程,其音乐流媒体霸主地位是Apple Music短时间内很难撼动的。特别是继Drake之后,Taylor Swift也“出走”Spotify,Apple Music进一步失去了自己的“独家”优势。

如果音乐人都不再对独家版权感兴趣,那么在未来,“独家”也就不再成为流媒体平台的竞争门槛。

版权之后,下一战将在何处打响?

自上半年腾讯音乐娱乐集团(简称TME)拿下环球音乐大陆地区独家版权代理之后,其在国内平台版权之争中抢滩成功,同时凭借仅次于Spotify的4500万付费用户数量(QQ音乐),顺利跻身全球第二大音乐流媒体集团。

而近年震荡已久的数字音乐市场,在今年上半年也稍显平静。6月9日,Katy Perry全新数字专辑《Witness》在包括腾讯音乐娱乐集团旗下QQ音乐、酷狗音乐、酷我音乐三家平台,已及网易云音乐、虾米音乐、百度音乐6个平台同步上线之后,音乐先声对数字专辑销量进行了统计。

截止到目前,Katy Perry数字专辑《Witness》在大陆地区总销量为73286张。不过有趣的是,过往以欧美音乐曲库量及影响力著称的QQ音乐,在这张专辑的售卖上竟然没有超过网易云音乐,并且存在4000张左右的差距。

而这半年来稍显低调的网易云音乐,在年初拿到7.5亿的A轮融资之后,除了继续发酵歌单影响力,再也没有过多动作。本来在独立音乐人市场占有优势的网易云音乐,这次却在欧美音乐数字专辑售卖上超过了QQ音乐,是很多人都没想到的。

这让我们不禁好奇,独家版权之后,音乐流媒体平台之争究竟发展到了什么境地?

是培养用户习惯,增加用户粘性?前几日,新版QQ音乐发布了全新的“发现”功能,将音乐自媒体引流到播放平台,通过优质、深度内容增加用户的停留时间,同时增强了边听歌、边浏览文字内容的用户体验。

是在优质歌单构建上发力?前有因歌单服务和个性化推荐,在在线音乐市场争夺中具有强竞争力的网易云音乐,身体力行地证明了“歌单即生产力”的逻辑;后有酷狗音乐后来居上,凭借特色优质曲库内容和庞大用户体量,率先完成了26个点击破亿歌单,实现在数量上的飞跃。

从Apple Music与Spotify之争我们可以看到,时至今日的唱片公司、音乐人已经退了高额版权收入的“高烧”,不再仅仅只关注音乐作品是不是得到了应得的报酬,而是有了态度的转变。

在今年5月的天漠音乐节上,华纳音乐中国董事总经理王崇源就表示:独家版权代理是否续约,要看代理商对内容的运作是否令版权方满意。这也说明,能否探索出带来长远收益的商业模式,才是最重要的。

当独家版权壁垒不再,剩下的就是各平台各显神通补足短板。

未来的主要趋势和问题在于:个性化服务的打造、数字专辑销售、音乐人IP的争夺,仍会是音乐流媒体平台的主攻方向;怎样更强势地抢夺用户时间,找到音乐内容的变现方式,仍是各大平台必须要解决的问题。

本文为音乐先声原创稿件,如果您对音乐行业感兴趣,可搜索关注我们的公众号:音乐先声。



评论
A货“网红”的生意经
评论
在一个产品经理眼中,微信应用号会做成什么样?
评论
让互联网巨头跟北京房价比比增长速度,居然是这样的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