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中国最好的汽车设计师都在设计摇摇马


中国最好的汽车设计师都在设计摇摇马

没有哪个熊孩子能拒绝摇摇马的诱惑,就像男人不能拒绝汽车,女人不能拒绝口红一样自然。每个夜晚你楼下是食杂店买套的功夫,都会发现一个坐在摇摇马上兴高采烈早已过了睡觉时间的摇瘾少年,不,应该说是婴儿以及巨婴。

如果你不知道那些放在超市门口、某个家乐福楼下、公园的大门附近甚至是你单元门口的家伙叫什么的话,我给你个官方说法,可以叫摇摇车,也可以叫儿童电动玩具,但是出于我小时候对木马的美好想象,我决定用它最洋气的名字——摇摇马。

讲真,我小时候是没见过这玩意的,直到我表弟出生,我才知道哄一个小孩子最好的方法不是给他讲故事,而是找一个一块钱硬币,塞到长的五颜六色的机器里,然后保证这小孩能安静并且兴高采烈的玩上几分钟,直到你投入下一个硬币。

人这种生物,生来就是容易上瘾的,如果你一直不给婴儿断奶,会成瘾;如果你让他从小就玩手机,会成瘾;同样,当你决定用一块硬币换来自己的一首歌时间的安宁,也会上瘾。

我见过一个夸张的家伙,从他人生的第17个月就对摇摇马欲罢不能,我们带他去精神卫生中心看过,医生建议做戒断治疗,但是考虑到孩子还小,最终放任其成瘾。他长大之后,开了个食杂店,在门口摆了几个摇摇马,我有次去看他,他一脸严肃的拿着抹布擦摇摇马,我问他干嘛呢,他说,擦车。

没错,这个绝对可以算是中国首创的儿童玩具从来不需要抄袭任何国外的产品,只有国外小孩子羡慕中国小孩子的机会。这一点上中国摇摇马比中国汽车强的多了。

不夸张的说,中国最好的汽车设计师都在设计摇摇马,第二好的呢?在设计碰碰车,不入流的那些才去整车厂。

有一次我见证了摇摇马通电的瞬间,连灯厂奥迪都不能望其项背,无规律的跑马灯加上某乡下工厂的奇特审美,给了这台机器神一样的魔力,和周围那些价格10万左右的豪宅形成完美的匹配。我甚至觉得,要是按照门市价格来计算,一个摇摇马占据的一平方米,并不比一辆中级轿车便宜。

其次是音响,我听过S选装的柏林之声,也听过雷家选装的Mark Levinson,但是终究没有摇摇马上的音乐有感觉。当音乐想起的瞬间,我总是忘了自己。

生活在摇摇马上的小孩子普遍都早熟,“你最终还是当了别人的小三……”

有个朋友对我说,酒吧里最需要的就是一台摇摇马,当那些百大DJ的奇妙鼓点轰隆隆想起的时候,他只希望脚下能有一台摇摇马,只有这样的节奏才能和他一起忘记寂寞。

最无懈可击的是混搭的设计,每一台摇摇马都诠释了什么是Crossover的设计,葫芦娃混搭兰博基尼,光头强混搭孙悟空,没有他们不能做,只有你不敢想。

我想再一次声明那句话,中国最好的汽车设计师都在设计摇摇马。

如果你的孩子对摇摇马中毒痴迷,别担心,买一台放在家里就好了,同上电源,投个硬币,就能玩个几分钟,以后孩子长大退烧了,还能当个存钱罐用,总之,这不是一笔吃亏的买卖。

据不完全统计,33.7%的低龄儿童最爱坐在光头强身上摇晃,20.6%的婴儿喜欢在摇摇马上喝奶,而超过90%的人都有过妈妈没零钱无法坐摇摇马而痛苦流涕的经历。

我感谢我的童年没有喜羊羊,没有光头强,没有摇摇马,不谈你们今天看到的我,很可能是在写:“在我记忆深处,有一辆摇摇马,我有时候想起它,就想起我叱咤小区的童年……”

有人曾说过:世界上不存在两个相同的摇摇马,就像不可能存在两个一样的人。我同意前半句,却对后半句有异议,毕竟双胞胎就一样,但是你不能阻止一个摇摇马设计师创造出属于自己的作品,没有一个摇摇马设计师愿意做同样的设计,没有挑战。

如果你最近生活压力大,不如找台摇摇马,带上是个硬币,玩上一个晚上,相信我,摇摆的瞬间足以让你忘记生活中的烦恼。

有时候看着街上跑的那些国产车,我觉得好像这些摇摇马还顺眼些,至少他们从不标榜自己动力出色,他们只认人民币,一个硬币,晃上大半首歌。



评论
致易到:名声坏掉了,续命有何用?
评论
蚂蚁金服签下迈克尔·乔丹,有什么意图?
评论
为什么那些每三年跳一次槽的人越跳越好?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