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家说

专访 Netflix 首席内容官:“订阅”是电影商业化的更好方式


专访 Netflix 首席内容官:“订阅”是电影商业化的更好方式
编者按:Ted Sarandos 是 Netflix 首席内容官,他近日接受了影视媒体 TheWrap 的专访,他表示《美女与野兽》可能是最后一部价值数十亿美元的电影。

Netflix 花费了十年的时间,在娱乐领域已经成长为行业巨头。Netflix是从邮件租赁DVD起家的小作坊开始的,而如今它的流媒体服务所提供的内容比十间好莱坞工作室加起来还要多,单单今年就放送了超过1000小时的内容。

与此同时,Netflix丝毫没有放慢脚步的迹象,目前它有六十亿的制作预算,在好莱坞拥有一间闪闪发光的办公室,一千名员工在这里工作。

在这间新办公室里,Ted Sarandos 说起了为什么他要把内容制作带回加州并且避开税收激励博弈,为什么每天都有新电影问世是无法避免的,并探讨每天放送更多内容是不是有可能。

以下是采访内容全文:

TheWrap(以下用 Q 表示):对于您来说,这间办公室有些小了——我们之前认为整层楼都是属于您的。

Ted Sarandos(以下用 A 表示):这是集体所有的空间,并且我尽可能使其便于接近。最重要的是我们想为员工提供一个有创造力的环境。它不像一些科技公司那样,有可供攀岩的墙壁和乒乓球桌。我希望这里是有趣的,但不是为了玩耍。毕竟,这是办公场所。

Q: 如今洛杉矶有一千人在 Netflix工作。给我们一些背景概念:三年前,Netflix是什么样子的呢?

A:当我们签订这栋楼的租约,准备搬到这里来的时候,我们只有五百人。

Q: 哪些东西改变了?

A:很明显,是我们原本计划制作内容的扩张。我们知道我们会向这方面扩张,但实际上我们对需要的人员数量并不是特别清楚。内容团队尤为重要,位于中心位置。其它业务部分则是分散分布——市场和公共关系更有可能在新加坡、东京、阿姆斯特丹有实体办公室。现在我们的内容团队只有两名员工不在美国——不在洛杉矶。

加利福尼亚,我们(回)来了

Q:  您提到要把更多的内容制作带回加利福尼亚。可以请您谈谈这具体意味着什么吗?

A: 我认为当你投资可以支撑一个产业的任何基础设施都是明智的。并且这是一个严肃的行业。我们知道有才能的人想要在这里工作。天资一般的人汇集在这里,最优秀的人才也是如此。所有的产品都被税收抵免带来的短时利益诱惑着,但是当我们在巴尔的摩出品《纸牌屋》之后,我们走了,基础设施也随之消失。

如果这种激励是有效的,我很高兴参与,但对于一个创意节目来说,这是有风险的。《副总统》是一个很好的例子。当他们从巴尔的摩搬到洛杉矶时,这个节目变得更好了。他们用有电视剧行业最好的编剧。这个节目变得更有趣,每个人都更快乐。我认为它出现在屏幕上是很显眼的。在洛杉矶拍摄是对节目质量的投资。

Q:  目前 Netflix 在洛杉矶有多少作品呢?您有考虑过以某种特定的步调将更多地作品制作搬到洛杉矶吗?

A:我不想去设定一个指标,因为这很大程度上是由创意驱动的。

我们在Santa Clarita拍《返生菜单》,在华纳有《牧场趣事》,在索尼有《得过且过》,在华纳有《生活大麻烦》,在派拉蒙有《同妻俱乐部》。这个系列遍布全城。我们正在尽最大努力最大化利用现有设施,所以站稳脚跟其实是很难的。

Q:  所以Netflix的内容因为上述原因受到限制?

A:现在这只是个比较现实的决定。我们在纽约有九部新作品,即便这样也很难在这里站稳脚跟。这就是纽约和洛杉矶落后其他洲的例子。因此有必要在加利福尼亚和纽约之外工作。

Q:  我们刚从佐治亚州过来,那里有一整个行业可供深度挖掘。

A:但亚特兰大也有问题。他们已经没有“木匠”了,所以佐治亚州实际上是从纽约引进人才打造基础设施。我不是说这些人不是很好的备选,如果人们想这样做的话。我只是觉得没有人会在一觉醒来之后表示:“我想在电影业发展,所以我必须搬到亚特兰大。”

规模很重要

Q:  Netflix是现在规模最大的内容提供商,您觉得这种说法对吗?

答:如果我们现在还不是,那也一定走在这条路上。BBC或许比我们做得更好。比起其他网站,我们提供了更多的原创内容。虽然我们不涉及体育和新闻。而其他人并非如此。

光明的未来

Q:  您将在圣诞节发布Will Smith和David Ayer主演的电影《光明》(Bright),这是您完成该类型(动作类)的第一个大型预算电影。《光明》会得到额外的技术支持吗?您希望扩大在这方面的投入吗?

A:我们很少发行院线,而且也没有人会在我们之前发布。如果AMC和Regal将会预订同步上映这些电影,我并不反对。我的主要事情是让消费者满意。如果你真的相信人们会会因为同步上映放弃电影院,那么这个行业就不必多说了。我对电影业之后的发展有信心。

Q:  是的,因为你失去的东西更少,得到的东西更多。

A:这很公平。自从电视问世,没过十年,这个行业发生了怎样的变化?不断下降的上座率和不断上涨的票价。

Q:  说的没错。现在他们正在加宽“椅子”,吸引顾客。这确实奏效了。

A:百分之百正确。我们与iPic(连锁影院)达成协议,因为他们正在做这件事。他们创造了差异化的经验。在iPic上看电影和之后在Netflix上看是不一样的。然而和在世纪城的多功能电影院看到的没有太大不同。我看到的是不舒服的座位,人们不断地说话和发短信,黏糊糊的地板和越来越小的屏幕。

Q:  但是多功能影院有IMAX和杜比音效等各种各样的效果。

A:在这种情况下多元化不是必需的。这取决于你的住址,或许你在的地方根本没有这样的屏幕。

Q:  对这类座椅的投资是笔大数目。

A:让我们假设一下,如果有一件很棒的牛排屋,这样会阻止消费者在家里吃牛排吗?食物也是同步的。人们还是照样去餐馆。

Q:  您认为之后会有人虎视眈眈吗?比如亚马逊,承诺有竞争力的市场,90天的独家放映。

A:亚马逊或许是知道了什么我所不知道的事情,就这一令人难以置信的举动的时机来说……扩展窗口有什么值得骄傲的吗?这感觉起来并不是顾客友好的。

我认为最终人们会发现“订阅”是大多数电影商业化的更好方式。不是所有的电影而是大部分的电影。所以《美女与野兽》可能是最后一部票房过十亿的电影。这是很有可能的。

Q:  那《星球大战》呢?

A:《美女与野兽》比《星球大战》系列最后一部票房要好一些。比《星球大战外传:侠盗一号》要好。

Q:  您的意思是《星球大战》第八部的票房不会过十亿?

A:有可能会。或许吧。只是这种可能性很小。

正在关闭的窗口

Q:  在最近的CinemaCon电影产业大会上,每个人都在说“我们确实有必要解决窗口的问题。”之后就没有下文了……

A:我一直都不是消费者选择的倡导者。Netflix一直是消费者选择的冠军。戏剧电影的开窗是媒体唯一没有受到互联网影响的事情。你认为会一直这样吗?我不知道。拒绝人们想要的不是做生意的好方法。争论如此激烈的原因是因为他们知道这是消费者想要的。

我主要想说的是我们做的都是让消费者满意的生意。如果你真的认为人们会因为同步上映而放弃电影院,那这个行业也就不必多说了。

Q:  太多内容?您是如何确定原创内容和引进内容的百分比呢?

A:我尽量不去做这个。但是原创内容大概占三分之一。

Q:  这样做的目的是……

A:为了好的内容。我们采购大量的内容,今年是《美国罪案故事》。这部剧在FX上的播出很不错,全世界的人们都爱看。我们有全球第二的窗口。我们尽力出品人们想看的作品,因为这是更好的模式——窗口不会混在一起也不会重叠,我也不需要控制一年的时间,让拉丁美洲的顾客可以现在就看到这些节目。

Q:  有没有内容太多的情况?

A:如果你有三个网站,三个小时的黄金时间,再有电视就显得很多了。但是,现在你拥有无限的货架空间和带宽,而且口味也是相互区分开的。哪怕在家里,也很难让每个人都达成统一意见,更别说一个国家了。所以我们可以做出一些吸引特定品味和特定流派的节目,它们彼此之间不会相互冲突。

Q:  所以没有内容太多这种事情?

A:百分百正确。我相信没有这样的事情。众口难调,但是如果说以后的一切内容都是为了每个人量身定做,那么是的,我同意。我们正在为满足9300万种独特的口味而努力,所以我不认为会存在规划太多的问题。

【编译组出品】编辑:杨志芳


加速会注:在无特别声明的情况下,文章皆为 加速会 编辑整理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请关注我们 加速会 官方微信公号:jiasuhuihao 获取最时尚、最前沿的互联网资讯。

求报道、意见反馈、调戏  加速会 小秘书 “佳佳” 请加微信:leaderweb

微信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 加速会微信公号,成长快人一步!


如果你在创业,想认识更多的创始人,彼此学习、资源共享,请扫描下面二维码加入创始人通讯社群


如果你在职场,想认识更多媒体圈朋友(编辑/记者、市场、公关、媒介、品牌)请扫描下面二维码加入:媒体圈通讯社群



专家说
别怕人家占你便宜
专家说
吴恩达NIPS 2016演讲现场直击:如何使用深度学习开发人工智能应用?
专家说
比 AI 更高级的智能 HI,可通过脑机接口技术和神经织网来实现
已有 0 条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