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新闻

卓伟与风行团队分手始末,狗仔行业开始大洗牌?


卓伟与风行团队分手始末,狗仔行业开始大洗牌?

作者/红拂女 曹乐溪 

“我还好,风行还在,周一见,还有料。”

这一次,面对风行摄影师团队的背叛,被八卦耽误了的诗人、“中国第一狗仔”卓伟没有选择写诗调侃。

5月3日下午,一个ID为新风行工作室的微博账户突然发了一篇图文,表示因工作理念冲突,原风行工作室的全体摄影师集体向老大卓伟请辞。

对于狗仔团队,摄影跟拍无疑是核心。“风行都跟了卓伟十年了,从来不对外招人,都是亲戚朋友推荐。”一位接近卓伟的业内人士告诉娱乐资本论,卓伟和风行的关系如父如子。

娱乐资本论进行了多方求证,有风行摄影师声称,“集体辞职”消息只是部分属实,目前风行还有不少摄影师在正常工作,“我就还在风行啊,没那么夸张。”也有人表示,这一次的出走,和卓伟的合伙人冯科关系密不可分。

而风行负责策划的一位高层则表示,出走的摄影团队是“老人”了,和现在的娱乐行业不太能接轨,无论娱乐圈明星还是狗仔记者都“到了该更新换代的时候”,颇有些“逐逆徒出门”、“清理门户”的意味。也有投资人和娱乐资本论讨论,“赵五儿都估值上亿了,高一个量级的风行团队,估值圈内风传起码8亿啊。”

总而言之,和卓伟捆绑密切的风行工作室,无论是合伙人冯科还是“待了10年的老团队”,的确发生了人事大动荡。但这似乎丝毫不影响八卦行业的日常,3日早上,风行还例行在全民星探App上发布了新的八卦,只是“蒋劲夫密会女团成员”的新闻,声量还不如狗仔行业本身的动荡来得猛烈。

卓伟摊上事了,但小娱更想知道的是,这场狗仔大战会以团队分崩离析,八卦产业进行新一轮洗牌而告终么?接下来,谁又会站上潮头引领行业呢?

争名?辞职信内大有文章

风行工作室已经成立11年了,“做有尊严的狗仔”是卓伟和合伙人冯科的初心。

“我是有新闻理想的,就是在娱乐新闻领域,尽我最大能力戳穿假象、揭露真相。”这是卓伟的原话。

 

这与辞职信中摄影师们提到的“风行工作室一直以‘事实真相’作为行业准则,力求能够给大家呈现出最为真实的娱乐行业万象”目标是一致的。

 

经历过文章“周一见”事件、王大治董洁、陈赫张子萱……等一单又一单的猛料,风行工作室的名声终于建立起来了,卓伟也如愿以偿当上了“中国第一狗仔”。

 

但在风行摄影师们这封集体辞职信中,“因为工作理念冲突”成了集体请辞的一大原因。“八卦不是捕风捉影的猜测,需要一番番求真求实”,“爆料不是一个人的舞台,需要整个团队通力协作”,该写信人还无比直白地控诉了卓伟“近期在各个平台的个人秀已经人声鼎沸如火如荼”的行为。

 

表面看来,抢团队风头争当明星网红,放弃新闻事实、编造素材博取眼球,成了卓伟被风行团队“抛弃”的理由。

 

“风行工作室”是一个整体, 而“卓伟”则是一个响当当的、人尽皆知的名字,听起来比团队更容易有传播效果。一个鲜明的对比是:“中国第一狗仔卓伟”这一微博账户的粉丝有699万,已然是一个KOL;而风行工作室的官微,粉丝数才34万,还不到卓伟的零头。

 

但很有意思的是,娱乐资本论查阅公开资料得知,风行工作室的公司北京大风行锐角度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卓伟并不是最大股东,他的股比低于合伙人冯科,位居第二。

 

韩炳江是原名,后因报道纠纷而改笔名为卓伟

 

也就是说,卓伟作为公司名义上的二股东(未合计员工持股平台【崇智科技】的股份),却一直是整个公司的信仰中心和输出窗口,在这种情况下,其他合伙人如果摆平心态愿意躲在幕后还好,如果对名气产生了渴望,分家岂不是成了应有之义?

 

从专拍明星八卦到建立狗仔帝国,卓伟在想什么?

 

如果不是为了挣名气,那另一个可能就是谋利了。

 

作为团队核心,风行的摄影师常常需要躲在草地、酒店、车库十几个小时,干着非常人能忍受的工作,拿着并不比普通白领高多少的收入。据卓伟自己透露,“我们的前线兄弟平均月入1万到2万,他们没什么额外收入,就是凭着稿费、奖金。”

 

但与外界猜测卓伟赚得盆满钵满、团队累得要死要活不同,卓伟自己似乎对名更看重,而对利没有绝对的追求。除了他是二股东的情况,据其亲口证实,直到现在他也没有在北京买房,办公地点还设立在房租便宜的通州。

 

至于网友意淫的钱权公关,卓伟更是始终坚决否认,“文章给我钱我都没要!我真的最反感内幕交易。”如此看来,卓伟虽然掌握巨大的流量和声量,但并不太热衷以此换取商业利益,至少明面上如此。

 

那怎么赚钱呢?风行从5人小团体扩张到目前70多人、加上全明星探团队超过百人的规模,能支付起这个量级的人力成本,公司盈利能力自然不容小觑。

 

一个原因是卓伟团队早已获得资本青睐,有多家投资机构追着他,“恨不得三天就打钱”。小娱获悉,2016年,投资机构联创永宣与旗下的无穹创投就助其完成了机构上的天使轮融资,此次融资规模达到了千万量级。

 

这些年随着互联网 娱乐的需求旺盛,八卦确实成了一门炙手可热的好生意。一位投资人向小娱透露,同为狗仔爆料团队,“后起之秀”名侦探赵五儿,圈内风传估值过亿,按这个标准算,体量更大、成名更早的风行估值应在8亿左右。

 

钱多好办事,公司也不可能一直处于小作坊式的1.0工作状态。有消息称,卓伟团队一直很想做成像关八那样的爆料平台,能够从原本PGC模式发展为UGC的社群,这样能够有更多的盈利想象空间。

 

2015年9月,新产品全明星探上线,App、官微、公众号一应俱全。风行、全明星探和后来的全明星直播是三个体系,风行虽是其中的核心,但仅负责拍摄,属于内容提供方,全明星探和全明星直播则成为对外传播平台与吸粉渠道。

从“全民星探”更名为“全明星探”后,卓伟团队也由单纯的爆料、扒皮明星隐私,变成了部分与明星合作,报道明星潮流资讯、掌握一手追星动态的娱乐媒体。这一部分业务的开展,显然是为了能够通过自身流量为明星做营销,汇集粉丝社群,拓展盈利渠道。

 

原本是“娱乐圈风纪委”,如今变成了“明星的白手套”,卓伟已经离他的初心越来越远了。

 

目前全明星探的所有平台有专门团队来运营,风行的团队并不接触这块业务。近两年过去了,官微已经有了217万之多的粉丝,App也早已上了轨道。但有爆料称,这个项目砸了不少钱,团队内部一直也对产品发展方向存在争议,负责App项目的骨干也纷纷辞职。

卓伟声誉下滑质疑不断,狗仔行业的未来还可观吗?

 

从最早只拍明星八卦到不断推出新的产品、全面开花,卓伟的身份复杂了,在八卦界的声望和口碑似乎也开始明显下滑。

 

尤其是2016年以来,多次重大的八卦事件,卓伟都没能拍到,去偷拍霍如婚礼,无人机还尴尬得被打落……直到“12年大料”铺垫的极高期待却换来“白百何出轨”这一被人剧透不断的“老料”,“中国第一狗仔”最终还是变成了许多人戏谑的“中国第一马后炮”。

 

与此同时,一直伴随着狗仔这个行业的钱权公关的质疑甚嚣尘上,但卓伟现在都懒得解释了。

 

他在忙着上知乎、上微博做问答,近期尤其频繁高调。他“回答”(or捕风捉影?)了Agelababy与C姓男艺人绯闻、胡歌国外有情况、鹿晗隐婚生子等八卦,也接到了明星们的声明甚至起诉。

 

而这很可能是风行摄影师团队出走的最直接原因。

 

试想一下,卓伟在社交平台上随口爆的很多料,并没有真正被拍到。风行在前期日以继夜地拍摄,卓伟却在大后方“拉后腿”,不断消耗折损风行的公信力,风行的摄影师们想和其解除捆绑,也许也是情理之中。

 

一位曾跟过卓伟的工作人员向小娱透露,“我觉得最近卓伟在网络上答题,让风行的名声变臭,所以不想继续了吧。毕竟他们辛辛苦苦拍摄,为的就是要拿证据。”

 

不过也有团队部分员工向娱乐资本论坦言,卓伟的自我膨胀,和他单纯到固执的个性有关,“他的精明和天赋都用在八卦这方面了”。他感叹,关于外界舆论认为其处心积虑打造个人品牌、玩转资本运作的传言,其实“他一点头脑和品牌概念都没有,而且太不懂新媒体”。

 

还记得千颂伊的经纪人严格看管其手机、不让其上社交网络“献丑”的事吗?卓伟和身边团队的关系颇类似于此,据悉,团队一直有给他建议,说现阶段这些事不适合做,在外界要低调一点。

 

但卓伟特别“无知”地说,“我就是躺在床上回答这些问题的呀。”

未来:群雄割据,就一定是明星最好的时刻吗?

有人说,今天可能是明星最快乐的一天,兴许晚上众多包厢都洋溢着经纪人们碰杯的声音。

 

这只是卓伟和风行一家的人事动荡,但其背后的狗仔行业竞争愈发激烈、行业面临洗牌的趋势已不可避免。

 

卓伟创造了大陆狗仔队的历史。卓伟另一位合伙人马健龙曾说:“以前我到处乱跑,卓伟天天煲电话粥,所以他的稿发得比我多,我特别不平衡。后来卓伟干了狗仔队之后我就特别佩服他。以前我还有种意识,采访的时候跟明星交朋友,后来我明白了一个真正的记者是什么,就是他永远是一个独立的观察者,像影子一样观察着娱乐圈,而他从来不跟这些明星交朋友,交了朋友就没法干这事了。很多人觉得自己在娱乐圈有几个明星朋友而感到牛逼了,可卓伟因为在娱乐圈里八年却没有一个朋友而牛逼了。”

 

现在,卓伟连自己的朋友也没有了,那初心还在吗?

 

总之,从风行工作室到新风行工作室,有人打趣道:“新风行开头炮会不会就是前老板卓伟自己的猛料?”用卓伟徒弟狗仔大圣的话来说,新风行工作室是“穿新鞋走老路”,他们应该以一个怎样的姿态面对大众、在最短时间内建立起行业权威,才是最紧迫的。

 

后起之秀名侦探赵五儿一上来就是“朝阳第一侦探”,生猛劲儿不亚于卓伟的“中国第一狗仔”,卓伟也带出了不少徒弟,个个都成了角儿……

 

不过,明星和经纪人们真的不要着急笑,以娱乐资本论对明星圈的了解,卓伟可算是在狗仔序列中,不但有方法论,更是有价值观的领导了。可历史告诉我们,189年,大将军何进被刺,就是群雄割据分天下;1916年,袁世凯不在,就是北洋众臣走马灯。

 

“第一狗仔”没了,以后的江湖如何控制?一波波野蛮生长的狗仔,谁又会成为明星的代言人,谁又会成为利益集团的白手套?


加速会注:在无特别声明的情况下,文章皆为 加速会 编辑整理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请关注我们 加速会 官方微信公号:jiasuhuihao 获取最时尚、最前沿的互联网资讯。

求报道、意见反馈、调戏  加速会 小秘书 “老雅痞” 请加微信:xinyapi

微信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 加速会微信公号,成长快人一步!


如果你在创业,想认识更多的创始人,彼此学习、资源共享,请扫描下面二维码加入创始人通讯社群


如果你在职场,想认识更多媒体圈朋友(编辑/记者、市场、公关、媒介、品牌)请扫描下面二维码加入:媒体圈通讯社群



快新闻
佛罗伦萨小镇开到香港 势头强劲的奥特莱斯真的是零售之光?
快新闻
唯品会称活跃用户、回头客和订单量的增长拉动Q3营收和利润增加,但每个用户带来的订单量却是两年内最低
快新闻
擅长感恩的马云,和他的澳大利亚感恩之旅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