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成都机场9起无人机“黑飞”牵扯的这家公司什么来头?为何警方敢至今不破案?


成都机场9起无人机“黑飞”牵扯的这家公司什么来头?为何警方敢至今不破案?

当全社会在讨论成都双流机场“黑飞”却毫无头绪的时候,幕后的黑手或许正躲在暗处窃喜。

如果说发生在今年春节期间各地机场的“黑飞”还是消费者缺乏安全意识的无心之举的话,那么过去两周发生在成都的9起无人机干扰机场航班、拿着乘客生命安全做实验的“黑飞”就是蓄意犯罪了,这已经成为无人机行业迄今最大的污点。

不仅如此,即使在五一假期期间,这些恶意黑飞者还是逮着机会制造了两起黑飞:

4月30日18时许,成都双流机场再次发生无人机干扰民航飞行事件,共造成10个航班备降;

5月1日下午4点左右,昆明长水国际机场一名值班人员证实,当天下午,机场受到无人机扰航影响,多个航班就近备降到四川成都、重庆、贵阳三地,仅东方航空就有至少8个航班备降,给旅客出行带来影响。

尽管此前媒体的报道已经铺天盖地,成都警察严惩的口号已经锣鼓喧天,奈何,这群神龙见首不见尾的黑飞者一而再再而三地罔顾航班上乘客的人身安全,一再挑战和挑衅法律法规底线,这种黑飞为何能屡次上演拷问着当地的执法者。

日前在知乎上,先是一位叫“小名马克思”的网友对上述多起恶意黑飞现象说:“这不是所谓的玩家自己在玩火,而是飞云系统背后的团队为了绑架大疆(甚至其他的飞行器公司)故意雇飞手威胁公众安全。”

牵出了飞云系统。

随后一位叫“玩游戏要用台式机”的网友仔细扒出飞云系统背后的利益攸关方——成都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并扒出该公司的董事长张伟有多重身份: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常务秘书长、西南无人机飞行中心负责人。

他梳理出一个关系链:

1)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的董事长是张伟;

2)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设计和实现了一套黑飞管理系统——飞云系统;

3)张伟同时是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的秘书长;

4)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组织筹建了西南无人机服务中心;

5)西南无人机服务中心使用的核心技术就是飞云系统;

6)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对西南无人机服务中心的评价很高,张伟以秘书长的身份指导访问自己作为法人的公司,并对自己公司做的飞云系统评价很高。

该网友表示:“再细思恐极一下:协会觉得黑飞很严重,所以要大力推行监管事项。协会觉得既然飞云都已经用了,那就推广吧,让厂商都买回去装上飞云的监管芯片。什么?黑飞不严重?想严重还不简单。然后我们就看到了备降的大新闻。又当参赛选手,又当裁判。这大概是世界上最赚钱的买卖了吧。”

不仅如此,另一位叫“佟dark为”的知乎网友从另一个角度进行了一个挖掘,最终同样得出上述结论,他梳理了一些事件的节点,很有意思:

1)2014年,张伟开始组织筹建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

2)2014年1月,张伟创办的“成都福来鹰通用航空有限公司”成立;

3)2015年2月,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的章程,经第1次会员代表大会表决通过,同年3月,由四川省民政厅正式批准成立;

4)2015年6月,福来鹰通用航空公司开始着手研发一套黑飞管理系统:飞云系统;

5)2016年1月,张伟会见了成都工业学院的副校长杨俊辉,双方表示要在无人机行业展开合作;

6)2016年4月,飞云飞行服务系统上线;

7)2016年5月,西南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在成都、郫县落户,由郫县政府、成都工业学院、中电科航空电子有限公司、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共建的西南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举行项目签约仪式,其技术采用的是飞云系统;

8)2016年6月,西南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开始试运行,并在一周后正式启动;

9)2016年6月底,西南无人机飞行服务中心开始审定汇报飞云系统;

10)2016年7月,受相关部门下达的精神,四川省通用航空协会发布了关于“对小型航空器和空飘物实施禁飞”的通知;

11)2016年8月,飞云系统获得运行批文;

12)2016年10月,成都箐蓉镇举办了无人机大街开街仪式;

13)2017年4月,接连发生了多起成都民航无人机禁飞领域的事件。

该网友认为,动机最大者,是以张伟为维系的四川省通用航空利益共同体。

感谢“小名马克思”、“玩游戏要用台式机”和“佟dark为”三位网友的抽丝剥茧,上述信息也很快被证实是正确的。

4月29日,上文中的这位张伟接受澎湃新闻采访时进行了如下回应:

1)张伟于2013年创办福来鹰公司,初衷是考虑到通航发展的巨大市场,并非专门开发“飞云系统”,此前他确实是福来鹰公司执行董事长,现已辞去这一职务,并表示这与他担任四川通用航空协会秘书长并不冲突;

2)对于网友质疑福来鹰公司借“黑飞”推广飞云系统,张伟认为很可笑。他说,目前给无人机企业或者个人安装飞云系统都是免费的,为了防止用户频繁取用系统硬件模块,用户需要交纳几百元的押金,但退还模块时押金也将退还

3)张伟还表示,截至现在,为推进无人机体系管理“一分钱都没拿”,四川通用航空协会的账目“随时可以来查”,不仅如此, 去年他还为协会的工作“默默奉献了近30万”。

根据张伟的说法,他这哪是在做公司?简直是在做公益啊。

但张伟无法否认的事实是,他在上述多家机构的任职构成了利益冲突,这种既当裁判又当运动员的双重身份很难让人相信这里面不存在猫腻。

另外,张伟还表示,飞云系统是西南唯一一家通过民航西南局、中国民用航空局飞行标准司批准并投入使用的无人机云系统。

从成都到昆明,下一步是不是该重庆、贵阳这些地方的机场遭“黑飞”入侵了呢?不敢想象。

技术无罪,但用它作恶的人让技术背负了原罪,这正是最近无人机行业面临的严峻考验,原本自大疆推出无人机火了之后,这类航拍无人机快速在全球包括国内获得了大量消费者的青睐,它最开始也主要是被用来航拍。但随着黑飞从去年开始频繁进入人们的视野,尤其涉及到干扰机场、飞进一些公共安全禁区后,无人机再也不是单纯的航拍了。

从4月14日至今,成都机场一系列黑飞事件中,最大的bug是,这么多天过去了,这些“黑飞”团伙,成都警方居然一个都没抓到,反倒抓了三个刚升空甚至还没升空、未造成航班起降的大疆无人机玩家,并痛痛快快给了5日行政拘留的处罚。不得不说,成都警方干得漂亮。

而央视5月1日报道称:“截至目前,成都警方尚未公布前述9次‘无人机扰航’案件的侦破进展。”

这些无人机黑飞不仅在接二连三挑战公众底线、威胁航班、乘客安全,还让警方束手无策,这里面究竟有没有猫腻?飞云系统到底是不是清白的?如果成都警方无法办理好此案,是否该抽调外省警方介入调查、还社会一个交代?否则试问,谁还敢飞成都?

在这场连环黑飞事件中,《人民的名义》中的剧情似乎正在上演。



评论
健身板块渐成气候,塑造新三板特有“马甲线”
评论
中国房地产库存有多高?
评论
从“ 10 亿美元”到 2 亿美元之后,豌豆荚已去,轻芒重生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