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为何台湾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远远落后于大陆?


为何台湾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远远落后于大陆?

作者:龚进辉

日前,一个名为《你看到我们跟大陆的对比,你不会害怕吗?》的视频在社交平台疯转。尽管台湾名嘴描述大陆移动互联网惊人成就略显夸张,但不可否认,曾错过PC时代的台湾,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已被大陆猛甩N条街,而且不可逆转,使习惯贬低大陆落后的台湾人错愕不已。

两个细节足以说明一切。细节一:台湾享有最好的硬件和4G网络,却用着最基础的互联网服务,甚至没有一个好用的第三方支付工具,最受台湾年轻人追捧的前20大App,竟然没有一个本土应用,难怪有人感慨“台湾人在手机上被殖民了”。

细节二:大陆互联网行业呈现梯队式发展,BAT的成功不仅使其掌门人跃升为炙手可热的互联网行业领袖,而且引发互联网创业热潮,TMD(今日头条、新美大、滴滴)的快速崛起就是最好的证明。反观台湾,郭台铭、施振荣、张忠谋等上一代硬件和代工行业大佬成功后并未起到传帮带作用,使IT产业出现青黄不接的怪象,没有培养起互联网行业新生代领袖,目前他们仍继续奋战在一线。

那么问题来了,台湾为何在移动互联网时代表现不尽如人意,甚至已经掉队?未来出路在哪?

台湾在移动互联网时代掉队的4个原因

事实上,台湾互联网行业起步早于大陆,现在却远远落后于大陆,这种发展差距的产生并非偶然。在我看来,主要由4个原因所致:

一、制造业成为台湾IT产业转型羁绊

 

20世纪60年代,台湾在短短10年内实现经济腾飞,跻身“亚洲四小龙”之列,幕后功臣是其强悍的硬件创新实力,硬件、芯片和代工是代表高新技术的三个关键词,涌现HTC、富士康、宏碁、华硕、台积电等一大批明星企业。台湾利用西方发达国家向发展中国家(台湾非国家)转移劳动密集型产业的机会,吸引大量外资和技术,快速发展成为发达地区。

 

宏碁创始人施振荣曾表示,台湾教育发达,硬件研发能力很强,加上又是贸易港口地区,做硬件很容易实现国际化。不难看出,台湾制造业拥有抢占国际市场的先天优势,不仅有利于企业做大做强,也成为经济腾飞的中坚力量。不过,让台湾人倍感骄傲的制造业,也为台湾科技企业转型埋下两大隐患。

 

一是年轻人丧失狼性,施振荣、郭台铭等老一辈企业家几乎养活了一个时代的人,使现在的年轻人没有生存压力,可以更好地享受生活,自然不愿去互联网领域闯荡,与60、70年代年轻人乐于追求形成鲜明对比。同时,小确幸的生活观深刻影响台湾年轻人,久而久之使其逐渐丧失冒险精神,大学毕业后往往顺从家人意志去宏碁、HTC、富士康等大公司,其软件编程能力在硬件公司只起到帮衬作用。

 

更严峻的是,台湾年轻人就业情况不容乐观,失业率正不断上升,20岁至24岁年轻人失业率为整体失业率的3倍多,他们找不到合适的工作,宁愿去服务生也不愿做实业,更别提去创业,更有甚者一毕业就当啃老族,临近30岁还向爸妈要生活费。不难看出,享受安逸生活的台湾年轻人几乎与狼性绝缘,战斗力可想而知。

 

二是投资视野变窄。制造业的大获成功,无形中影响着企业家和创投机构的行为习惯和思维方式,他们更热衷于投资自己熟悉的领域,以看得见、摸得着的东西为主,比如工厂、硬件等固定资产,而对以卖商业模式和用户体验的互联网公司则不感冒。

 

同时,大陆创业者拿着商业计划书说服投资人拿到一笔启动资金,然后迅速招人、做出产品,并根据市场反馈改变策略,钱烧完之前再融下一笔资金,这在台湾几乎无法想象,折射出台湾创业风险投资普及程度不高,与制造业大佬没有形成天使投资的风气密切相关,而且即便其投资,也更青睐获利较快的企业级产品,而不看好大众级产品,资本不待见互联网行业为创业者发展蒙上一层阴影。

 

二、台湾当局对互联网感到忧虑和警惕

 

政府态度无疑在互联网行业的变迁中扮演重要角色,大陆互联网从细分行业进化为主流行业,离不开政府政策的支持。2015年3月,政府工作报告首次提出制定“互联网 ”行动计划,出台一系列措施、方案促进互联网行业的发展。反观台湾当局不仅陷入无休止蓝绿恶斗无暇顾及,而且未能及时转变思维、加紧变革以跟上互联网时代的潮流。

 

比如,第三方支付是电商行业的重要基础设施,直到2015年初才在台湾“立法院”三读通过,比支付宝整整晚了11年。猎豹移动在台湾的合作伙伴吴德威曾直言,支付宝绝对不可能在台湾出现,台湾当局对第三方支付的审批极为严格,大陆流行的网上银行直到近几年才在台湾铺开,而且功能有限,只能用于查询余额。

 

同时,台湾《公司法》也对互联网创业投资设置重重障碍。其中,对本地创业团队出境创业征收高额的境外税,一定程度上导致台湾互联网创业规模不大,只能偏安台湾一隅。“如果把眼光放在台湾,你的价值是1;如果放在全球,就是100倍的价值。”施振荣曾表示。

 

不难看出,与大陆积极鼓励互联网行业发展,更有战略规划和目标不同,台湾当局对互联网带来的一系列改变,更多抱持忧虑、警惕的态度。当大陆已在尝试互联网 的经济新形态,台湾当局仍在担心网购是否会造成税收流失、实体商业是否会遭受冲击等问题。一个政策松绑,一个政策束缚,发展水平高下立见。

 

三、小小的台湾没有诞生BAT级企业

 

无论是人口数量和市场规模,台湾与大陆完全不在一个数量级,直接导致台湾互联网企业的商业模式难以正常运转。要知道,互联网行业三大商业模式——广告、电商、游戏,本质上都是流量变现的生意,从而限制企业规模,欠缺类似BAT的标杆企业。

 

台湾人口约为2300万,与北京相差无几,一个App用户突破10万已属不易,而且天花板效应明显。缺乏庞大用户量和市场,使台湾无法出现大陆动辄上亿的超级App,阻碍台湾互联网企业实现规模化发展,盈利模式自然无法丰富起来,这是其与大陆玩家对比之下的先天短板。

 

除了市场规模受限,台湾营造的重制造业、轻互联网的社会氛围,使诞生BAT级企业的机会更加渺茫,地位不高的互联网企业往往被视为“反叛军”、“边缘人”。没有BAT级企业带来的示范效应,台湾难以形成全行业广泛性的创业创新浪潮,相关技术、思维和人才的积累显得不足,创业生态的建设自然推进不顺。

 

四、台湾互联网创业者目光短浅

 

固然台湾当局出台的政策和人口基数较小不利于扩大规模,但创业者自我设限才是台湾互联网企业无法做大做强的根本原因。毫不客气地讲,他们普遍存在目光短浅的劣势,即小农思想,不少台湾年轻人将创业与开鸡排店划上等号,让人大跌眼镜。

 

事实上,台湾在移动互联网领域创业成功的人寥寥无几,绝大多数创业者局限于本地思维,很难脱离台湾当地环境去思考问题,创业项目带有深深的本土烙印,鲜少考虑国际化,即便国际化在移动互联网时代并非遥不可及。比如,大部分和App有关的校园论文课题,台湾年轻人都是围绕自己的城市而展开,“如何帮你找到花莲夜市最好吃的东西”便是其中之一。

 

台湾掉队移动互联网时代后出路在哪

 

曾有业内人士将台湾比作互联网创业的荒漠,甚至认为台湾移动互联网已死,我并不认同,台湾可以借助移动互联网全球化浪潮迎头赶上,以人才资源辅助大陆互联网企业国际化,并依托制造业资源发力智能家居。

 

高素质人才、完备而庞大的供应链背景等条件,使大陆互联网公司对台湾趋之若鹜,将其视为全球化的重要桥头堡。相比大陆,台湾互联网行业无论是在语言技能、人文底蕴还是文化习惯都更深地融入全球互联网,可以作为大陆企业进入国际市场的最佳跳板。

 

猎豹移动CEO傅盛曾表示,如果去美国建立全球化团队,发现文化有隔阂,团队融合需要很长时间,在台湾则更容易推进,而且他认为台湾好机会实在太多。2015年1月,猎豹移动成立1亿新台币(约合1900万元人民币)创业基金,希望带来全新的思考模式,摆脱平台思维,使台湾本土拥有有活力的创业团队。

 

小米掌门人雷军曾直言智能家居将成为台湾未来5—10年最重要的方向,未来个人设备、工作设备、家庭设备都会智能化,而且与手机连接。“台湾有工业基础、软硬件工程师,现在关键是怎么把互联网融进来,实现软硬结合。”目前,这波浪潮已经开始,但鲜少有台湾创业公司深耕智能家居。

 

在施振荣看来,搭上移动浪潮并不难,但要如何长青才最难,“飞的时候靠风,但要飞得久还是要看猪本身,要学会如何做一只智慧的猪。”不可否认,在多方努力下,近两三年台湾创业热情有所回温,但想要在移动互联网时代重现硬件时代的辉煌,仍存在较大难度,除了上述4大因素,留给台湾补齐短板的时间也所剩不多。



评论
心疼“程维”
评论
电商实体兼顾的梅西百货,为何跌下美国百货巨头之位?
评论
【评论】《万万没想到》失败在叫兽的傲慢和营销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