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新创业

徐小平:一桩千万美金的挖角危机是如何被化解的


徐小平:一桩千万美金的挖角危机是如何被化解的
编者按:本文来自“真格基金”(ID:zhenfund),作者 徐小平

真格基金投资的一家公司,被同样是我们投资的另外一家公司挖走了一个关键高管。CEO 痛失大将,非常郁闷,非常愤怒,找我主持公道,要我去谴责那个挖角公司的 CEO。

面对情绪有点失控的他,我想了想,跟他讲了一个发生在真格基金几乎相同的真实故事。

2013 年 4 月,真格投资的 M 公司,用一千多万美金(你没有看错)的条件,试图从真格投资的 Y 公司挖一个 CTO。

当时 Y 公司的创始人 L 刚刚创业不久,公司正处在百废待兴之中,而作为一位不懂技术的技术公司 CEO,技术核心的离开对 L 是不可承受之重。但 M 公司千万美元的开价实在惊天动地,任何人面对如此致命诱惑都会春风无力,欲拒还迎。

慌乱无奈之际,L 给我打电话,要我出面说服 M 公司停止挖角行为。面临巨大危机的 L 跟我说:“如果 CTO 此刻离开,公司就会土崩瓦解,徐老师你必须帮我。”

放下电话我叫苦不迭,我意识到自己陷入了一个两难困境。

L 是我结识多年,个人关系和工作关系都非常深的一位朋友,我完全理解并同情 L 的处境。

但另一方面我对人才跳槽有自己的观点。我的基本价值观是尊重、倡导人才自由择业。真格基金的口号就是“创业即自由”,如果创业公司不鼓励人才来去自由,那它们自身人才从哪里来?为自己职场利益最大化而选择公司,是人才的权利和责任。我没有理由、更没有意愿为了“公司利益”而阻止某人放弃他自己认定的“个人前途”。

但同时,Y 公司又不是一般的真格被投企业——这是我最好的朋友、新东方与真格基金联合创始人王强投入最多个人金钱,并寄托了最大人生梦想的公司(你也没有看错)。

无数公司邀请王强担任董事,他都婉拒了,但唯独主动“要求”担任 Y 公司董事长,花费巨大心血深度介入公司的创建。Y 公司是王强的“核心重点工程”。

如果 Y 公司因为 CTO 离开真的“土崩瓦解”,而我允许另外一家与我个人有重大利益而跟王强关系不大的 M 公司来 Y 公司釜底抽薪,我如何面对王强?

想来想去,为了老友王强,我想我可能将不得不违反我的信念介入此事了。打开电脑,我决定给 M 公司 CEO 写一封劝阻信。

我记得,当时我是正好从纽约坐火车去波士顿,去跟那里的留学生做回国创业演讲。当时我的右眼刚刚动过手术还戴着眼罩,看上去像一个落魄的海盗。

在长达六个小时的车程中,我对着电脑写了一遍又一遍,一封短短的邮件就是无法写完——要我劝他人做一件违反我基本价值观的事情,哪怕是为了维护我最珍爱朋友、最重要合伙人王强的利益,擅长操弄文字的我,却无论如何无法自圆其说。

但是,如果不制止这件事,而Y公司真的因此崩盘的话,我还真无法面对当年因为我的“忽悠”而投资了Y公司的王强。

徐小平:一桩千万美金的挖角危机是如何被化解的

六个小时在半封邮件中溜走了。火车到了波士顿,手机忽然显示王强来电,我接过电话,不等他开口就说:“Hi,王强,Y 公司的事情,我正在协调……”

王强打断了我:“小平,我是要跟你说说 Y 公司的事情,我觉得挺严重的。”

我心一沉,真不知道王强会说些什么!

他接下来说的话,让我终身难忘。我希望读者也能够铭记王强说的内容。

王强说:“我认为 L 因为 M 公司来挖人而陷入慌乱,并向你我提出阻止 M 公司挖人,是他作为创业者、CEO 不成熟甚至不合格的表现。如果一家公司因为一个人的离开就土崩瓦解的话,这家公司还不如早点关门算了。”

“CEO 的核心工作之一当然是招人和留人。但人才被你招募、留下,根本原因还在于他本人相信跟你干符合他自己最大兴趣和利益。所以即使我们想帮助公司留住人才,也只能从他根本利益和长远利益角度来劝说他,而不该通过阻止给他更大利益的第三方来破坏人家的前程。”

“所以我已经告诉 L,让他不要慌乱,而是好好跟 CTO 深入长谈一次。用最大的诚意、给出最大的利益、展现最大的魅力挽留他。但如果真的竭尽全力也留不住他,就应该让他走,并祝他好运……”

“我跟 L 说,应对此次危机,是检验他个人领导力与公司凝聚力的一个试金石。留得住 CTO,证明他厉害;留不住 CTO 但公司保持继续成长,更证明他厉害。创业公司 CEO 就是在这样的危机中成长并强大起来的。”

你可以想象听到王强讲这些话时我是多么的激动和自豪。

徐小平:一桩千万美金的挖角危机是如何被化解的

2013 年,正好是我跟王强在北大相识三十年。我们从北大到新东方,从新东方到真格基金,一路走来当然不是毫无争执、永远一团和气。但王强那种深入骨髓、接近本能的坚持原则、坚守信条的为人做事方式,是我们一生事业与友谊、梦想与信任最强大的凝固剂。

王强接着说:“小平你千万不要利用你和 M 公司 CEO 的关系干预此事。我们要帮助创业公司,尤其在他们遇到危机时,但绝不能做违反我们自身价值观的事情。我相信 L 能够顺利接受这个挑战,所以你既不要担忧,也不要干预……放心做演讲,多找几位优秀创业者回来哈!”

我放下电话,心中对王强的想念与崇敬瞬间达到了史上最高潮。有这样中国合伙人,真格基金要想不成为“世界最大的小基金”,不成为一代中国创业者最信赖的创业伙伴,那真是不可能啊!

现在我来揭开谜底吧:

那家挖角的 M 公司 CEO 就是聚美的陈欧。

徐小平:一桩千万美金的挖角危机是如何被化解的

2013 年 4 月 ,聚美处在因为促销造成的网络崩盘巨大危机中,陈欧对新 CTO 的需求达到火烧眉毛的境地。他要挖的 Y 公司 CTO,其实是曾经在聚美干过技术总监的王晓光,临危任命,他实在太需要晓光这位老部下回来救驾了。

而被挖角的 Y 公司,就是当时刚刚起步的一起作业;L,就是一起作业的 CEO 刘畅。

徐小平:一桩千万美金的挖角危机是如何被化解的

刘畅是我和王强在新东方的老部下。当时的一起作业用户刚刚起飞,网络三天两头崩溃,刘畅真的不能没有晓光!

挖角事件的结局是这样的:

刘畅拿出浑身解数和王晓光彻夜长谈,情感加责任,理想加股份,成功说服了晓光放弃聚美千万美元的致命诱惑,留在了一起作业。

陈欧没有得到王晓光,但得到了另外的 CTO。一年后的 2014 年 5 月,陈欧率领聚美团队在纽交所敲钟上市。

同年年底,刘畅率领一起作业完成估值 6 亿美元的一轮融资,世界两大顶级PE淡马锡和 DST 联手投资一亿美金,晓光的经济收益超过了陈欧给他的数目。

晓光至今还在一起作业工作,担任首席科学家,和刘畅他们一起,为打造“世界最大在线教育机构”这样一个伟大梦想,努力工作着。

在漫长的人生道路中,我们会遇到很多挑战和风浪。指引我们一路前进、永不迷失的,则是那盏价值观的明灯。

听我讲完这个故事,被人挖角的创业者眼睛发亮,满脸放光地说:“徐老师我知道该怎么做了,谢谢你!拉手,再见!”

我看着他的背影,心里想:没出息的家伙,你知道刚才我是多么鄙视你吗?但脑子里不禁拨弄起如果他的公司上市,他能为我赚多少钱的计算器。


加速会注:在无特别声明的情况下,文章皆为 加速会 编辑整理原创,转载请注明出处。

请关注我们 加速会 官方微信公号:jiasuhuihao 获取最时尚、最前沿的互联网资讯。

求报道、意见反馈、调戏  加速会 小秘书 “老雅痞” 请加微信:xinyapi

微信扫描下面二维码,关注 加速会微信公号,成长快人一步!


如果你在创业,想认识更多的创始人,彼此学习、资源共享,请扫描下面二维码加入创始人通讯社群


如果你在职场,想认识更多媒体圈朋友(编辑/记者、市场、公关、媒介、品牌)请扫描下面二维码加入:媒体圈通讯社群



创新创业
研究完美国27家独角兽后,我们发现:金融科技估值泡沫,安全领域成投资热点
创新创业
深潜、探海:民间载人深潜器“彩虹鱼”号,和它将开拓的一万一千米淘金路
创新创业
汽车众筹的蜂涌后遗症:爆雷、送股、捉对厮杀
已有 0 条评论 腾讯微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