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将人类行为模型带入到经济政策和规则中?

近几年来,行为科学对政策的影响逐年增加。引入一个更现实的人类行为模式可以帮助决策者增加储蓄,增加纳税;鼓励健康的选择,减少能源消耗,提高教育的出勤率;减少犯罪;增加慈善捐赠。但仍有一些重要的尚未意识到的区域,包括宏观经济政策和涵盖广大地区的监管实践。企业、消费者、甚至监管者都会受到类似人类系统偏见的干扰。好消息是:行为科学能够在一定程度上帮助管理者处理一些紧迫的问题。包括:预测和解决“动物精神”推动的市场泡沫或情绪导致的经济减速,减少市场中的腐败行为,并鼓励人类了解更多的金融产品。

并不是每个人都是“经济学家“

古典经济学的一个基本原则是:任何的一块钱都是一样的。如今大量的文章,还有诺贝尔奖获得者丹尼·卡尼曼已经表明这个观点是错误的。人们表现得好像失去的一美元要比新挣的一美元了多出两倍的价值。同样,人们会努力的在50美元的衬衫节省10美元,很少会在乎500美金的电视中的一个10美元。

这些“偏见”通常被营销人员利用。人类倾向于过于乐观,尤其是涉及到我们的个人行为方面。吸烟者明明知道吸烟是不健康的,但总会认为危害不会降临在自己头上。借款人高估了自己偿还贷款或信用卡账单的能力。商业领袖高估了自己公司的未来收益以及新产品成功的机会。

我们通常对自己的预测非常自信。首席财务官往往会被要求估计明年标准普尔的回报比率:填写句子中的空:“回报高于____的概率有十分之一”和“回报低于____的概率有十分之一”。换句话说,他们被要求选择哪一个市场会下降80%。然而,十多年来,回报率总会比预测低大约33%(见图表)。

这种过度的自信对经济有着重要的影响。它有助于解释为什么投资者在管理资产组合方面行动太积极,总是会过度的相信他们可以战胜市场,或者为什么政策制定者可能冒过高风险,对自己预测过度自信。

360截图20160905181246283_meitu_1

但是我们可以用这个例子来了解一下行为科学是如何作用的。首席财务官被要求说出一系列可能的情况,而不是简单的一个数字范围,并提供一些证据。

这仅仅是多种系统性偏差中的一个,它不仅仅可以影响普通公众,还会影响到专家。例如,购买和选择会受到一些无关信息的影响。你愿意:1)花59美金订阅网络版《经济学人》杂志或2)花125美金同时订阅网络版和纸质版?现在想象一下,第三个选项:花费125美元只购买纸质版。很少有人会选择3):为什么花相同数量的钱却少获得一项服务?然而,其实它是有效果的,第三个选项使得人们更有可能选择更昂贵的选择2)。这就是一个生带动的例子——一个“诱饵”——会影响我们的日常选择。

行为信息被政策制定者利用

这不完全是一件坏事。有许多例子显示:引入一个更现实的行为模式会带来一个拥有更好作用效果的政策,而且成本往往也比较低。最著名的跨国复制,改变了养老金储蓄。仅在英国,就有超过500万人开始储蓄养老金,同样在美国,自从模式改变后,储蓄率从50%上升到90%。之下,政府的巨额税收补贴影响却没那么显著:Raj Chetty估计每1美元的税收补贴会带来1美分的额外储蓄(这是一个很好的开始,如果你需要清理有一项巨大的预算赤字)。

这种基于行为科学的方法可以改善现状。告诉纳税人,大多数人都能够按时支付税款,可以提高大约15%的支付率——英国和其他地区已经证明了这个观点。发送鼓励短信来进一步教育学生,特别是在假期结束,那么辍学率会削减三分之一。

然而,一些经济监管机构和中央银行却反应较慢。正如理查德泰勒最近写道:如果让我来选择经济学的领域,我最希望采用行为现实的方式,它是迄今影响最小的行为的方法:宏观经济学。

如果我是中央银行家或经济监管人,我会做什么?

1.打开“动物精神”。

2.设计为大众服务的市场。

3. 将注意力从产品转移到“选择”。

4. 按照关键经济参与者的理论,

5.重新审视腐败。

6.考虑“社会信任”。

7.意识到数据中的系统性(行为)偏见。

8. 促进应急储蓄。

9.把中央银行的“艺术”变成一门科学。

10.最后,应该立足于实验。

我们的子孙后代可能会回顾当前的经济模型,就像今天的医务人员回顾他们中世纪前辈的医疗模式。在实际生活中,基于行为的模型也会影响其他领域的发展,他们需要被纳入经济监管体系中。
推荐阅读
不及美国同行1/3,中国数据科学家平均年...
像丁磊一样“打包”城市
庄园牧场A股成功上市 继续巩固西北乳制品...
美初创公司为海面带来自动驾驶技术
华为朱平:AI核心价值是提升用户体验,渠...
注意!腾讯杀入无人车战场:原型车已经搞定...
加速会的KOL观察团

热文